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7-11-19 20:10:24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钩沉

详细介绍

百年沧桑罗章龙<下>

2016年1月12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如果我们较为详细地记述一下“二七”大罢工,将更详细地了解罗章龙。

“二七”大罢工是中共建党一年半以后所发生的重大事件,罗章龙在党的领导下,协同北方区委诸同志躬亲其事,共同奋斗,倍历艰辛。

1921年下半年起,中共北方区委所组织的陇海、津浦、粤汉、京绥、京奉、道清、京汉、正太八条铁路工人罢工,以后又组织了历时最长的开滦大罢工。1923年1月,中共北方区委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总结了北方铁路、矿山罢工的经验与教训,决定今后的斗争方向。认为要从过去偏重经济斗争转为明确的政台斗争,在京汉铁路沿线已成立十六个车站分工会的基础上,二月初在郑州成立京汉铁路总工会。这一方案已向中央汇报,希望在适当时候,在全国采取一致行动。在这次区委会上,李大钊同志还提出,北大放寒假了,他准备去武汉大学讲学,北方区委的工作请罗章龙负责。大家都希望李大钊同志快去快回,他鼓励大家说:“不要紧的,你们会搞得好的,我在不在都一样。”当时,大家也都末料到会由于京汉路总工会的成立、而发生突然事变,所以都按原计划到郑州开会去了,为使大会顺利召开,筹备会将召开大会的时间、地点,事先通知了京汉路局长赵继贤,但赵却阳奉阴违,表面上支持工人的要求,背地里却告知了吴佩孚加紧了反革命部署。大会未开,已为隐忧所罩。

1月25日,罗章龙同史文彬等到了郑州,各地代表300余人亦抵郑州,罗章龙等了解了各方情况,获知吴佩孚对工人集会大为恼火,并要缉拿书记部首要分子,沿线亦布置了兵力。

罗章龙得悉各方情况后,立即组织召集了京汉路总工会党团会议,讨论应对问题,党团成员包括北京、郑州、武汉三处党员,罗章龙任党团书记、王仲一、史文彬、林育南、项德龙、李求实等为成员,1月27日,吴佩孚派副官来工会代表寓所窥探虚实,第二天,郑州警察局长黄殿长来工会谈话,称奉上级命令禁止工人在郑州召开大会,又让工会派代表到洛阳与吴佩孚谈话。党团会议决定,一方面大造社会舆论,揭露敌人阴谋;另一方面派史文彬等五人去洛阳见吴佩孚。31日晚,洛阳代表报告了与吴谈判经过,知吴态度专横,情势紧迫,决定必要时举行全职大罢工来争取工人的自主权。

2月1日,郑州警察局宣布戒严,禁止工人代表进入会场。代表及群众冲进会场,在警察包围中宣布开会。主席史文彬宣布京汉路总工会正式成立,群情激奋,口号声震天,延至下午4时,代表们冲出重围,宣布散会。军警强迫工会人员离境,驻地亦被监视,各团体所赠匾额礼物被毁于路旁,总工会会址亦被军警霸占,文件悉被损毁。罗章龙等总工会党团人员召集各处代表开会,决定成立罢工委员会,于2月4日正午起,京汉路一律罢工,并提出了最低限度条件:惩办赵继贤、黄殿长等;赔偿成立大会损失6000元;被扣物资由地方长官用军乐奏乐送还,占领的军队立即撤退;要求每星期带薪休息;阴历年放假一星期,照发工资。罢工委员会的公开司令部是京汉铁路总工会,决策指挥机构,是中共京汉铁路党团。罗章龙、史文彬、王仲一三人组成领导小组。罢工委员会还成立了组织宣传、纠察、交通、秘书等机构。为了迷惑敌人,决定总工会京汉铁路党团移往北京,全路电讯系统调动机车,指挥全路统一行动。

2日,罗章龙偕罢委会部分成员到汉口,并南至长沙,会见湖南书记部负责人毛泽东、郭亮等,商讨声援罢工事宜,接着又返回汉口。3日晚,罗章龙同罢委会成员5人,纠察队员10余人乘坐专车由汉口北开、沿途巡视情况,在信阳、广水、郑州、新乡、安阳、石家庄、保定等地召集当地工会委员、纠察队长会议,安排布署罢工事宜。为了扩大声势、呈请全国支援。经向中央负责人报告后,2月3日,罢委会发紧急通告,5日,罗章龙又以书记部名义于北京发出通电,檄告全国各工会团体共同奋斗。京汉铁路大罢工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从2月4日起,罗章龙和王仲一、何孟雄、高君宇、李梅羹等守在前门车站,及时与各地联络。

6日晚,长辛店传来消息,军警将史文彬等11人捕去,工人愤怒异常又一时不知所措。罗章龙和刘伯青于7日拂晓赶至长辛店,带领工人群众三、四千人涌向关押工人领袖的火神庙,遭军警屠杀。罗章龙亦负伤流血倒地,经工人纠察队救护、突出重围,返回北京后,继续领导罢工。反动军警由北向南在各站开始的大屠杀。“二七”死难烈士40余人,入狱百人,负伤者500余人,家属遭牵连者不计其数。

“二七”大罢工遭反动军阀残暴镇压和血腥屠杀,经北方区委扩大会议反复讨论、遂决定忍痛复工。北方书记部迅速转人地下,继续坚持斗争。1923年召开“三大”之前,罗章龙一直留在北京负责北方区委工作,处理“二七”善后事宜,此期间他编印了《京汉工人流血记》,详细地记载了“二七”大罢工经过,并总结了工人阶级走上政治舞台的历史经验。

1924年6月,罗章龙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第一次太平洋运输工人会议。会议结束时,接到汉堡运输工人国际宣传委员会的来信,邀请中国方面派代表参加第四次国际运输工人代表大会,经中国代表研究决定,罗章龙7月初起程,取道西伯利亚,8月初至德国的汉堡,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在大会上发言,介绍了中国铁路和海员的工运情况,当选为该会的中国书记。罗章龙的此次欧州之行,除参加第四次国际运输工人代表大会外,还代表中共中央动员和抽调旅俄旅法的同志回国工作。陈延年、陈乔年回国工作就是这次安排的。10月,罗章龙回国后,立即召开了工人代表会议,他作了会议报告并撰写了《十年来的世界工人运动》、《赤色职工国际与国际职工协会》、《论国际工会运动》等文章发表在《中国工人》杂志上。他指出:“我们可以断定今后工会运动的发展,全在乎工人阶级政党适宜的指导,党的理想浸入工人阶级愈深,他与党结合的愈坚牢,工会运动才能由分裂的变成统一的,工会运动统一了,支持世界资本主义的柱石抽空了,世界资本主义也就不打自倒。”

1925年初,在中共“四大”上,罗章龙被选为中央委员,继续分管职工运动。同年在郑州主持召开了第一次全国铁路总工会会议,会后编辑出版了《1925年的中国铁路总工会》一书;1926年在天津主持召开了第一次全国铁路总工会代表大会,并当选为全国铁路总工会委员长兼党团书记,会后主持编写了《铁总年鉴》和我党第一本革命英烈传《革命战士集》。

1926年秋,罗章龙带领北方区委一批干部到武汉,筹组未来的国共合作政府。他在武汉的中央分局和湖北省委工作。国民党的武汉政府成立后,罗章龙作为中共代表参加了最高级国共联席会议。

1927年5月,罗章龙参加了中共“五大”、任秘书长、会上再次当选为中央委员同时兼任汉口市委书记。

大革命失败以后,罗章龙调往长沙,参加湖南省委班子,兼任宣传部长和工人部长。在秋收起义中,罗负责长沙市行动委员会,11月作为湖南代表出席在上海召开的11月扩大会议,会后留在中央任职工委员会书记,为恢复被反动军阀破坏的各地工会组织,秘密潜人广州、九龙、香港、京津地区开展工会的重建工作。

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举行。罗章龙等人5月份从上海搭船到营口,然后乘火车到哈尔滨苏联领事馆,换成工人服装,坐马车星夜出发,黎明时分冲出国境,在赤塔休息了几天,然后去莫斯科,罗章龙和刘伯承住一个房间一月有余。在中共“六大”上罗章龙任大会秘书长,并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回国后,担任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和全总委员长等职。

1930年6月,由李立三组织了在上海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决议,即是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给党造成了很大损失,激起广大党员的不满,并进行了抵制,9月,在瞿秋白、周恩来等主持下,党召开了六届三中全会,结束了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央的统治。但六届三中全会以后,以王明为首的以教条主义为特征,一个新的“左”派又出现了。他以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指使下,1931年1月7日,在上海召开了六届四中全会,米夫、王明作了报告和长篇发言、全会通过了米夫等起草的《中共四中全会决议案》,撤销了李立三、瞿秋白、李维汉的政治局委员职务,王明篡夺了党的领导权。由于米夫和王明在党的会议上一手遮天的做法,引起罗章龙、何孟雄、史文彬、徐锡根、王克全等十余人坚决反对,江苏省委的代表和全总、海总、铁总、纱总的代表曾集体退席表示反对,但也无济于事。米夫马上找罗章龙、何孟雄等人谈话,在“花园楼”会议上,他说:“现在只有王明才适宜担任党中央的领导”。“你们如果服从四中全会产生的临时中央的领导,就会得到好处,否则,将你们统统开除出党。”罗章龙反对米夫的“老子党”自居的独断专横作风,使他与四中全会的中央矛盾更加尖锐。1月21日,罗章龙等17人签名的《力争紧急会议反对四中全会报告大纲》分发到工会等系统。1月25日,中共发表《中央委员会为肃清李立三主义反对左派罗章龙告全体党员和青年团员书》;1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关于开除罗章龙中央委员及党籍的决议》与此同时,史文彬等也被开除党籍。

罗章龙等人的党籍已被正式开除,更激起了他的对王明控制的中央不满,遂于1931年1月底组织了“中央非常委员会”,1932年2月自行解散。

罗章龙此时的心情异常悲凉,不少战友牺牲,少数叛变投敌,有的被开除党籍,自己处在四面楚歌之境。从罗章龙的诗集里亦可见当年心中的疑惑。“大敌当前战火急,侫人决策等儿嬉,残酷斗争从后发,遂令大局为隳欹”。

1933年4月10日,罗章龙在上海大连湾路天石宫总商会图书馆被捕入狱。谁可营救他呢?父早病故,弟章凤已牺牲,家已被国民党搜抄一空,只有他的同乡同学李梅羹,时任英国洋行职员,一再访托北大老校长蔡元培、国民党头面人物汪精卫(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汪与罗曾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一起工作)2人出面保释,罗章龙坐牢近一年后被释放。

1934年8月,罗章龙到河南大学任教,开始了传道授业、著书立说的教学生涯。1935年,罗章龙在河南大学参加了朱家骅主持的留德奥同学会,加人了中国经济学会,他编写的《中国近代经济史资料》9册,于1934年至1938年陆续发行。1938年6月6日,日军侵占开封,罗章龙随法学院至鸡公山,不久辗转陕西任教。1938年8月7日,罗章龙在西北联合大学任经济系教授,其间任《正报》副刊《经济新潮》主编,1946年任西大经济系主任,西大经济研究所主任。1946年9月,商务印书馆印行了罗章龙的《中国国民经济史》上下册,系统地论述了中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史,曾获“民国三十四年度学术审议会奖”,一度被列为大学丛书,为高校采用。

1947年,西北大学印行了罗章龙专著《经济史学原理》,亦列为大学丛书,供作教材使用。

罗章龙以沧海笔名,在《正报》上发表了多篇中外经济方面论文,如《泛滥欧洲的经济逆潮》、《魏晋南北朝经济之制度》、《隋唐帝国经济论》、《明清帝国经济完成论》、《经济史型论》等,大多都有其独到见解,颇有标新立异之处。

1948年冬,年过半百的罗章龙怀念故乡,应湖南大学校长之邀回到长沙,任经济学教授,任经济系主任,校务委员会教授代表。著有《近代欧洲各国经济政策》一书。1949年8月,湖南长沙和平解放。李达被任命为湖南大学校长,主编《社会发展史讲义》,罗章龙应邀参与撰写第七章社会主义部分,作为师生必读的政治课教材,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1950年,他给中央和毛主席的信中写到:“……平生行谊不慕势力,不事剥削,不背阶级,不卖同志,不残害人民,不投机取巧,尽心竭力,为祖国为人民服务,则有事实可验,差告慰。……老骤伏枥,志在千里,郁结之思诚不能自己,且久而弥殷。……自力竭其钝,尽谇不辞,此平生愿望之一。”1950年,罗章龙在湖南大学著述出版了,《社会主义国民经济计划原理》一书,受到教育部门的重视,曾3次印刷而供不应求,成为畅销书。1953年8月,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罗章龙调到中南财经学院计划系,他继续讲授国民经济计划原理,成为国内这一专业的著名教授。

1956年秋,罗章龙从教学岗位调到校图书馆综合资料室,进行中共党史方面的专题研究;1958年10月,合并人湖北大学,罗章龙继续在图书馆从事研究工作。

在“史无前例”的日子里,罗章龙受到了冲击和批判。善于文笔的罗章龙大量的亲历资料因红卫兵抄家而散失了。最使他痛心的,是自己珍藏了几十年中共早期著名领导人林育南的一颗铜印和自己1930年以后的记事抒怀的四个笔记本及珍贵的历史照片,都被抄走失踪了。

“文革”后期,全国有许多单位派人到武汉查找中共早期活动资料,罗章龙都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令来访者满意而去。他曾向广东的同志提供了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的经过;曾向湖北的同志提供了大革命时期中共中央在武汉的活动情况和中共五大召开的经过,肯定了“五大”开幕式是在武汉都府高师附小,闭幕是在汉口黄波会馆等重要史实。

1977年冬,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同志,带着一厚摞历史文献和一大堆疑难问题,到武汉请罗章龙回忆鉴别。1个多月里,罗章龙与他们交谈了7次,内容涉及新民学会、北大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中共北方区委、二七罢工、中共三大及党的创立到大革命时期罗章龙亲身经历的一系列重大事件,罗章龙都能在历史文献的帮助下,认真地搜寻出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始末,为澄清党史上的疑难问题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文革”结束后,罗章龙应李维汉之邀,参加了中国革命博物馆和全国政协文史委联合举办的大革命时期党史问题座谈会。1978年春,罗章龙奉调进京担任中国革命博物馆顾问、全国政协委员,他仍笔耕不辍,认真撰写革命历史回忆录,先后出版了《椿园载记》、《椿园诗草》,译著《为人类而工作》,再版了《康德生平》《非宗教论》,先后发表了文章和资料500余篇,为抢救党的历史资料工作做出了巨大的努力,1991年7月,国务院给罗章龙颁发了政府特殊津贴证书,表彰他为发展我国科学事业做出的特殊贡献。

1995年2月3日,罗章龙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委托全国政协副主席杨汝岱参加罗章龙遗体送别,并向家属表示慰问。

中共中央统战部长王兆国委托副部长刘延东代表中央统战部亦前往送别。新华社编发的《罗章龙同志逝世》的消息指出:罗章龙同志“早年参加毛泽东同志发起的新民学会,曾参加“五四”爱国运动,参与组织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是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1921年后,任北京大学支部书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主任,中共北方区委委员,他先后参与领导陇海铁路、长辛店、开滦五矿工人的罢工斗争,主编《工人周刊》,1923年参与组织京汉铁路总工会,是京汉铁路大罢工主要领导人之一”。充分肯定了罗章龙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人运动的早期历史上作出的积极贡献。

罗章龙历经百年沧桑,既有建党入党10年的斗争前列的辉煌,亦有离党18年的苦痛悲伤;既有传道解惑学术成就斐然的宽慰,亦有沧海横流、老骥伏枥的欣喜,笔者翻阅他的《椿园诗草》,字里行间无不记载着他对昔日战友的眷恋,对生之坎坷的感慨。随笔选其中一篇,以作全文的结束。

云梦吟

武汉三缜密迩云梦泽,沧海楼远眺,紫阳湖、月湖、东湖、南湖、沙湖、墨水湖、历历在目。晴川阁、鹦鹉洲、京山、株儒山、回水湾、木兰山,均在其附近。《云梦吟》即以此为背景而作。

人生何处不波澜,洪水冰川事等闲。

 

沧海扬尘龙女泣,星河悖位太阳斑。

 

无端忧患终天永,大半浮生历劫漫。

 

感慨尊前一语在,风高谊重意酬难。

 

心平如水气如山,百里征程九十艰。

 

养晦经年思故旧,留难去易忆求南。

 

浮沉大狱人间世,变起萧墙行路难。

 

革命完人自古少,丹敦路德与罗兰。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