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8/1/20 20:45:12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社会民生

详细介绍

建平19岁小伙发“无法孝敬父母”微信后失联 8天前曾到峨眉金顶

2017年3月21日  来源:建平新闻网  作者:     
付雪梅的家在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叶柏寿镇。8天前,在北京实习的儿子孟繁哲突然撂下一条“无法孝敬父母”的怪异微信,就此失联了。家人费尽周折,最终在峨眉山调取到他上金顶的监控,却始终无法找到其人。


    乐山新闻网讯(记者 李举涛)初春三月,奇秀的峨眉山一片冰雪盛景,宛若仙境。然而,付雪梅却丝毫没有心情欣赏。


    付雪梅的家在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叶柏寿镇。8天前,在北京实习的儿子孟繁哲突然撂下一条“无法孝敬父母”的怪异微信,就此失联了。家人费尽周折,最终在峨眉山调取到他上金顶的监控,却始终无法找到其人。


    事发

    母亲收到儿子“无法敬孝”微信后失联


    3月18日下午,在大女儿的反复劝慰下,付雪梅终于答应坐下休息一会儿。寻找儿子已是第8天,依然没有结果,付雪梅心如刀绞。她又一次打开手机,翻看昔日与儿子的合影,眼泪迷失了双眼。


母亲收到儿子“怪异”微信


    付雪梅今年49岁,有3个女儿、1个儿子,孟繁哲年龄最小,家人都十分宠他。初中毕业后,孟繁哲在辽宁一技校学习汽车维修,去年9月开始到北京一家4s店实习。儿子第一次出远门,付雪梅有些不放心,时常给他发微信问候衣食冷暖,有时还会视频聊天。


    3月11日下午5点41分,很少主动联系的孟繁哲突然给母亲发了一条微信。“老妈,对不起,从13岁那年我就得了怪病,没法长大。现在累了,所以我把工作辞了,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不要找我了,这辈子没能孝敬你和我爸说我最大的遗憾。”看到内容的那一刻,付雪梅一下懵了。她赶紧打电话给儿子,却一直无法接通。


    付雪梅心急如焚,连忙找到学校、老师,经调查才发现儿子于今年2月28日就已经在4s店办理了离职,3月5日正式离开了单位。


付雪梅翻开昔日与儿子的合影,伤感不已


    3月11日当晚,付雪梅报了警,并通过公安系统查询到,孟繁哲从北京乘坐火车到了成都,去了乐山。“他是3月6日坐的火车,3月7日到达成都,当晚入住了酒店,之后还在武侯区的一家网吧上网。”付雪梅说,3月9日下午5点,儿子到达乐山后,在中心城区玉堂街的一家酒店入住。之后,便查不到任何线索。


    而更揪心的是,3月12日凌晨4时许,再打孟繁哲的手机,已由“暂时无法接通”,变成了“关机”状态。


    寻亲

    家人苦寻数日发现他上了峨眉山


    十万火急,3月12日一早,孟繁哲的大姐、大姐夫急忙乘飞机从海南三亚赶往成都,第二天抵达乐山。“我们找到那个酒店,发现弟弟确实有入住,调取监控后发现,他是3月10日早上8点30多分退的房。”大姐孟园园告诉记者,由于达不到立案条件,她和丈夫只能在酒店周边通过张贴寻人启事、询问路人、走访旅游景点及寺庙等方式寻找弟弟。“我们还去了乐山大佛,甚至到了峨眉山,但因人力受限进度十分缓慢,毫无收获。”


监控显示,孟繁哲3月11日上了峨眉山金顶(家属供图)


    3月14日晚上,孟繁哲的家人通过调取手机通话记录,发现他最后一通电话是3月10日早上打的,而且对方是一名滴滴车司机。在滴滴车公司的帮助下,孟园园和丈夫联系到了这名司机。


    “滴滴车师傅说,弟弟当时要去肖坝旅游车站,还说要徒步上峨眉山。”孟园园说,滴滴车师傅告诉他们,当时因城区堵车就绕了一段路,没想到弟弟还给了他一个差评,导致司机对他印象特别深刻。


    随即,孟园园和丈夫来到肖坝旅游车站,但糟糕的是,车站监控出了故障,只能调取大巴车上的视频。几经辗转,他们发现弟弟于上午9点45分许,匆忙上了一辆从乐山到峨眉山的班车,并在报国寺下了车。视频显示,下车时有一个中年妇女在招呼他。


  揪心

  失联已8天 家人担心他跳金顶舍身崖


    3月15日早上,孟园园和丈夫赶往报国寺调取监控,直到下午才查看到,弟弟在3月10日上午在清音阁购买了一张门票。而巧合的是,监控画面中再次出现了之前招呼他的中年妇女。


    “当时,我们对这名女子起了疑心,便在景区民警的带领下四处打听,最后找到了她。”孟园园说,中年妇女告诉她,当时弟弟说要上金顶,她建议在清音阁住一晚第二天一早上去,弟弟便答应上了她们的车,用微信支付了160元的车费和住宿费。同时,还带他买了一张清音阁的学生票。


    “峨眉山金顶?”联想起弟弟发给母亲的莫名微信,孟园园和丈夫心头一紧:莫非是去舍身崖轻生?他们不敢往下想。而此时,距离弟弟失联,已经过去5天了。


    夫妻二人马不停蹄赶到清音阁,求助景区公安,但并没有查到孟繁哲的任何入住信息、身份登记信息、消费记录,仅在监控中发现他于3月11日早上7点半退了房。线索再次中断,孟园园和丈夫随后在景区展开大量走访、问讯,亦无任何结果。


    3月16日下午,警方传来消息,称在监控中发现孟繁哲于3月11日早上8点,买了一张从五显岗到雷洞坪的车票。孟园园和丈夫随即赶往雷洞坪,最终在监控中发现,弟弟于3月11日上午10点30分许,从雷洞坪坐索道上了金顶。


母子幸福合影(家属供图)


    “之后,我们还在监控中发现弟弟在金顶的画面,但查看了几乎所有监控,都没有他下山的踪影。” 孟园园说,当天峨眉山上下大雪、起大雾,他们还请了金顶上的“蜘蛛人”下到悬崖进行搜寻,亦无所获。 


    儿子始终杳无音讯,在学校搜寻线索的付雪梅再也坐不住了。3月17日,付雪梅同孟繁哲的班主任从北京赶到乐山,加入搜寻行动中。但直到现在,也没有孟繁哲的身影。


  蹊跷

  事发前一天还与母亲聊天无任何异常


    翻看儿子发来的微信,付雪梅再度哽咽了。“我儿子从小身体健康着,怎么会有什么怪病。他说自己长不大,我想是不是说自个儿个儿矮,但儿子差不多1米7,虽然不是很高,但也不矮啊……”付雪梅想不通,儿子为何会有“离开”的想法。


    “他走的前一天,我还在微信上和他说过话呢。我问他吃饭了吗,他说吃了,那两天下雪,我说冷吗,他说不冷,我说儿子你累吗,他说不累,我还发了视频过去,他说在外面没有接。”付雪梅回忆,当天与儿子的聊天跟平时一样,并无异常。


    孟繁哲的工作是“朝九晚九”,对于这份工作,他似乎并不满意。付雪梅告诉记者,年前儿子曾提出工作“挣钱少,不想干了”,但她安慰儿子先把毕业证拿到手,之后再做打算。“当时,他情绪平稳,并没有不高兴。”


孟繁哲的生活照(家属供图)


    至于情感方面,付雪梅表示,经学校调查,查看手机、QQ、微信等聊天记录,未发现有何异常。并且,他不爱旅游,只是跟同事提过,想去爬山。


    “我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但十分听话、懂事,从不乱花家里一分钱。”付雪梅说,今年春节过后,孟繁哲回到单位继续实习,她怕儿子钱不够花还发了微信红包,但他都没有接。


    “儿子,你去哪儿了?”

    “儿子说话,急死妈妈了!”

    “妈妈求你了,回家来吧!”

    ……


    付雪梅的手机微信中,一声声对儿子的呼唤,令记者伤感不已。8天了,付雪梅每天都在反复尝试与儿子联系,只是那痛彻心扉的渴望,直到现在也没能得到回应。


    孟繁哲,内蒙古户籍,19岁,身高1.7米,失联时穿黑色外套,背一个黑色书包。目前,其家人正联系当地公安、峨眉山景区管委会等全力寻找。


    众市民、网友如有线索,请直接联系他的大姐或者大姐夫。联系电话:15595834045(孟园园);15120731987(刘上)。


(责任编辑:王君华)


来源:乐山新闻网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