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7-10-19 13:34:03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红山艺苑

详细介绍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2017年4月20日  来源:  作者:     
昨晚和同学聊天,获悉大学时的一位刘姓老师不幸因病去世。我在惊讶叹息之余,硬是想不起他的样子了。只记得当年选课还是查成绩的时候,的确见过他的名字。后经同学提醒,我自己又去百度上查了一下,直到看到他的照片,记忆才有些复苏。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建平县老官地镇中学  范丽鑫

昨晚和同学聊天,获悉大学时的一位刘姓老师不幸因病去世。我在惊讶叹息之余,硬是想不起他的样子了。只记得当年选课还是查成绩的时候,的确见过他的名字。后经同学提醒,我自己又去百度上查了一下,直到看到他的照片,记忆才有些复苏。


我上过他一学期的课,期末时为了完成小论文,我和双儿还有宁崽儿一起去办公室找他修改。他为人很和气,穿着西服白衬衫,面容清秀。但我总觉得他形容不甚潇洒,很有一种酸酸的书生气。闲聊时说起他的太太,很相爱的感觉。一想到他去世,心里只觉得非常可惜而非伤心。


我已毕业两年多,这期间很少深入回忆大学的时光,为了避免陷入美好的回忆中忘怀伤情,也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不知是不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现在一闭上眼睛,时光便开始倒流……


春日,忽而早起,天还未大亮,气温也还有些低,出去晨跑。在北操场不意外的见到了那个天天坚持跑步的男生,没多久,另一位也是非常有毅力的女生出现了。我并不认识他们,只是因为经常一起在北操场锻炼,尽管我们没有说过话,但彼此熟悉对方的身影。晨跑结束回宿舍的路上顺便帮舍友们带早饭。早上第一节如果有课,教室里一定充满了食堂的包子味儿,或者是小超市里麦多馅饼的味道。


天暖了,樱桃树开着很鲜艳的花,宿舍楼旁边有一个小山包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在树林里照相,能遇到正在接吻的情侣,人家一点不怕看,反倒是我们不好意思匆匆离开。


夏日,一早的阳光照在宿舍前草坪的露水上,闪闪发亮。路上人很多,空气清新,斜对面的小树林里小鸟不停的叫。我在网球场练球,那有几个老教师的家属总是热心的轮番给我喂球,这帮老大爷别看岁数不小但是体力可真好,打过来的球对我来说又重又急,勉强打过去就已经很满足了。累的我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有一个大爷临走前还冲我喊:“丫头要坚持啊,明天继续!”我其实不想遇到他们的。


图书馆前面有两棵开满一簇一簇白色小花的树,很漂亮。上午第二节没课,跑去图书馆,趴在三楼图书室里睡觉非常香甜。中午下课,去食堂的路上都是一水儿的裙子和大长腿。偶有男生出没,不是本校的歪瓜裂枣就是外校来看美女的男士,还有长相不错的娘娘腔。当然也有大帅哥们,牵着两条巨大的雪白的毛很长的狗,不时就有女生上去摸一摸,再顺便与狗的主人说几句话。突然出现的跑车开过,引起一阵嘘声甚至骂声……到了食堂,人满为患,生意火爆,喜多多家的盒饭,麻辣拌,干锅茄子,鸡排饭都要等很长的时间。


晚上和我的三个球友一起去体育馆打乒乓球,或者和宿舍的姐妹们一起逛夜市,买小吃,回来时抄小路跳墙,在胡同口那地方买几个烤面筋,烤大串。偶尔去吃自助,唱歌。一起给哪个人过生日的时候一定要在宿舍吃涮锅,还要发“疯”,宁崽儿的舞蹈是最有气氛最没章法的,双儿唱歌很好听,朱英很瘦,但是很能吃,宋宁就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我们胡闹。


秋天,秋天记不清了,有点萧瑟,提早从图书馆回来,跑去食堂的三楼和老赵(球友之一)打台球,喝着从一楼买的热乎乎的奶茶。


冬天,早上起来,路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来到操场上跑步,还没走进去,那个经常锻炼的男生走过来对我说:“雪太厚了,跑不了。”我因有正当理由可以偷懒正窃喜,转眼又见他去被清过雪的甬路上跑了,佩服!


期末到了,什么晨跑网球乒乓球台球通通抛开,必须早起去图书馆占座,宿舍实在太冷了!早上五点多就等着图书馆开门,乌泱泱一群人,开馆之后见同志们各种跑各种占座。记得当时有个段子,一对情侣等在门外,开馆瞬间,女生被挤倒了,男生转身刚要回来扶她就听见女生说,“不要管我,去占座!”图书馆里一阵爆笑袭来,经久不衰。好不容易占好了座,安心去一楼吃汤圆,看一会儿新闻。老板杵着柜台还在打哈欠。


转眼四年已过,毕业到来,各种拍照,各种散伙餐,很伤心。好像空气里都弥漫着淡淡的哀怨。我们穿着学校发的蓝色毕业服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拍了最后一张合照。送走夏双,我正哭呢。我的球友老赵突然出现,我们拥抱做最后的道别。


我一直留到最后,没办法我离家最远火车最晚。在火车站,宁崽儿比我先上的火车,真的就剩我一个人了,只有放声大哭才能释放我满脑子的离愁别绪!满火车站的人都瞅我,真是肆意的青春啊!


青春一段最璀璨炫目的短暂时光。任我如何挽留,终是不慌不乱的走了,就在分别的时刻我忽然惊觉,许多该做的事还没有做……我常常做这样的假设,“倘使时光倒流,我一定要如何如何。”然而,这也只能是假设罢了,正如席慕容所说,“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下一篇:爷爷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