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7-10-19 13:32:39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红山艺苑

详细介绍

爷爷

2017年4月28日  来源:  作者:     

爷爷

建平县老官地镇中学 范丽鑫


 


我没有爷爷,准确的说法,我的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去世很久了,我甚至没有见过他的照片。


我要说的是另一位老人。


我家原来住在山脚下,我们的说法就是山根儿。门前有一条并不宽阔的土路,房前屋后住满了邻居。有很多与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其中有一个女孩叫燕子,是我们集体羡慕的对象,因为她有一个比较特别的爷爷,她是被爷爷看大的。


她的爷爷皮肤黝黑,头发雪白,眼睛很亮,很精神,总是穿着一套中山装,胸前的口袋里还夹着一支笔。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位不爱言语,但衣着得体,很有文艺气质的老人。老人有退休金,舍得给燕子买许多漂亮的花裙子和圆头小皮鞋,还有许多我们没钱买,爸爸妈妈们也舍不得花钱给我们买的零食。他还会给燕子梳头发,木梳上沾了水,动作很轻,头发被梳得一丝不苟。


燕子永远都是零食不断,不爱吃饭,但是衣着得体、美丽又文静的小姑娘。我们在一起玩耍的时候,她的爷爷就坐在门前的石凳上微笑着,安静的看着我们玩。


燕子的爷爷有一辆黑色的大自行车,带横梁的那种。车的后座是燕子的专座。伴着鸟鸣的清晨,夕阳影印下的黄昏,她坐在后车座位上,双手紧紧抓着爷爷的衣服,车子慢慢驶出这条街,不知道去哪里,也许是去买花裙子和圆头小皮鞋,或者是买我们一直眼馋的火腿肠、面包、方便面。


在我们集体小伙伴的艳羡下,燕子有一个如公主一般的童年,身后永远跟着一帮灰头土脸的小跟班。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燕子的爷爷去世,那时候我们还小,不理解一个人的去世意味着什么,燕子的眼睛红红的,但是没一会儿又同我们开心地玩在一起。没多久,燕子一家也搬去了别处。


很多年过去,我早已长大,并且成为了一个母亲,每每看到未满周岁的儿子被他的姥姥、姥爷精心呵护着,我就会想起燕子的爷爷。


不管是伴着鸟鸣的清晨,还是夕阳影印下的黄昏,一位老人骑着自行车载着他的孙女,从我面前路过,我的目光追随着他们,越来越远……这大概是一种最深刻的向往和羡慕了吧。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