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11/18 10:37:04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为了不可忘却的纪念——爱国志士朱鹏

2018年8月31日  来源:  作者:     
我县三家乡小新地村有一个叫朱鹏的青年,他出生

为了不可忘却的纪念


/胡广志


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人的一生,总是要有一些永远不可忘记的记忆。特别是涉及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重要事件,永远让人无法释怀。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3周年,当年日本侵略者在建平犯下了滔天罪行,而下面要讲述的,正是一件发生在七十多年前我县三家乡的真人真事……


我县三家乡小新地村有一个叫朱鹏的青年,他出生于1926127日(民国十五年),1944年暑期,他已经从叶柏寿的国民高等学校休假回家(见学了证明书复印件)。当时伪村公所有一个叫王若彬的人,见朱鹏年轻又有文化,便让他到阜新替自己出差,也叫补差吧,说是四、五天就回来。


朱鹏是和村里其他人还有勤劳奉公队的人一起走的。阜新当时是伪满洲国的工业城市,驻扎着许多日本人,而所谓的勤劳奉公队则是靠欺骗人的手段骗去做劳工的劳力。


朱鹏走后,四、五天了还没有回来,家里人都很焦急,大约一个月左右才有朱鹏的消息——


传回的消息说,朱鹏在阜新得了急病,做手术未成功而死掉了,让家里去人把他拉回来。家里人听到这消息,真是晴天劈雳,他父亲朱光华立即赶往阜新,朱鹏他们同去的村里人也都说朱鹏是急病手术而死,其余的事儿什么也打听不到。朱光华买了一个木匣子,雇了一辆马车,把儿子朱鹏的尸体就拉了回来,停放在本村小庙前的广场上。


毕竟是由村公所借用出差的人,而村公所以种种借口——比如九月气候尚热,不宜久留;回来路上已颠簸几天,恐腐烂等,催促“入土为安”。他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追悼仪式,就要下葬。而朱鹏的母亲则要求开棺验尸,因此就揭开了真相——




朱鹏的母亲已哭得天昏地暗,沉重的打击使她茶饭不思,非要看看儿子什么样儿了。伪村公所的人无奈,打开了棺材盖儿,母亲立即见到了儿子朱鹏的尸体,她上手去撕儿子的衣服,伪村公所的人就上前制止,朱鹏母亲声嘶力竭地硬把黑色外衣拉开了,发现朱鹏肚皮上有三角形的三块胶布,三块胶布都是五公分左右长。当时的庄稼人并不了解医疗手术上的刀口啥样儿。当时朱鹏的弟弟朱朴仅仅8岁,也扒在棺材边上见到了这一幕。当时有人喊,看看就行了,快把棺盖儿盖上!当时朱鹏的三叔代表家属讲几句话,他说:日本人杀我们的人,还不当杀个小鸡小鸭,可见他已经发现了侄儿的死因,村公所的人上前把三叔拉走了,有人宣布起灵。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朱鹏的死因也渐渐明朗起来……


朱鹏的这次补差,是根据日本侵略者的要求,挑选年轻、有文化的人,他们到阜新以后,日本人办了培训班,专门让这些人学习测绘、绘图等技术性知识,为他们长期侵占中国做基础性工作。培训后,由日本人带领去测绘北票至朝阳的地形地貌以及森森矿藏。当朱鹏真正明白了培训目的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不是帮助敌人侵略祖国吗?因此他果断地拒绝绘图,平时里伪装着的日本鬼子,立即露出了本相,在朱鹏的腹部连刺了三刀,刀口正是三块胶布所贴的位置。


与朱鹏一同去的阜新的其他人陆续返乡,他们背后里传开了实情,唯独瞒着朱鹏的家人。日子久了,终于有说真话的时候,1945年,日本人投降了,抗日战争胜利了,朱家人才知道实情。


转眼间,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时候,朱鹏的胞弟朱朴老人,虽然已经80岁了,每每记忆起其兄朱鹏的事儿,还是那样清晰。他时时在回忆着——


朱鹏被杀害的时候仅仅18岁。诚然,他没有参加过什么抗日活动,也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却被侵略者刺杀了,这只能更加暴露出侵略者的残暴。


朱鹏是一位爱国的热血青年,当他意识到如果绘图了,则是帮助敌人侵占自己的家乡,因此他大义凛然地拒绝了敌人的要求,虽然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但他的精神不死,民族之魂长存。


朱鹏不是烈士,但他的死使我们明白了敌人的嘴脸。当今的日本不还否定南京大屠杀吗?世界反法西斯的呐喊是无法否定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也是无可忘怀的;同样,朱鹏的血也是唤醒民族觉醒的一剂良药。如果我们把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统统揭露出来,成为当地的乡土教材,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会更加激励后人奋发图强,这样我们的祖国才会日益强大。


爱国志士朱鹏永存!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