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10/20 4:20:53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艺苑

详细介绍

灵芝缘

2018年9月27日  来源:  作者:     


很早以前,老哈河岸边住着一户姓石的人家,丈夫靠给大户扛活维持生计。老两口有一个虎头虎脑、聪明伶俐的儿子,名叫石义。


石义十五岁这年,天下流行瘟疫,吃一般的药都治不好,唯有用灵芝熬水喝才有奇效。石义家穷,买不起灵芝,他爹娘也死在这场瘟疫之中。


石义埋葬了爹娘,就想:灵芝长什么样?为什么能治大病?如果自己认识灵芝,挖点给爹娘吃了,他们就不会死。于是他就到处打听谁家有灵芝,还真打听着了。离石义家十里处有个苟老板开药铺,高价出售灵芝,在这场瘟疫中发了大财。石义找到药铺的苟老板说要看看灵芝,苟老板说:“看啥看,你一个小孩家又买不起,没空伺候你。”


石义没有马上离开,在店内候着。他想:如果有人上门来买灵芝,不就看见灵芝啥样了吗。不大功夫,果然有人来买灵芝,石义一看苟老板拿出的灵芝,不禁失声说:“哎呀,原来是这玩意儿呀,我看见的多了!”苟老板半信半疑地问:“你在哪儿见过这东西?”石义说:“我逃荒要饭时路过一片大森林,地上全是这玩意儿,我就是靠吃它才走出大森林的。”苟老板想:眼瞅着灵芝卖光了,正愁没处淘弄呢。就假惺惺地说:“孩子啊,你家是哪里的,家里都有啥人啊?”石义说:“我没有家了,爹娘都在瘟疫中过世,就我一个人逃荒要饭混日子哪。”苟老板说:“你没爹没娘的,就跟我过吧。过几天咱们到大森林去挖灵芝,治病救人。”石义想:苟老板借灵芝发财是真,治病救人是假。不管怎么说采来的灵芝多了,救的人就多,于是就答应了苟老板。


过了几天,苟老板备了三匹驴驮子,装上水和干粮,让石义领路,朝大森林出发了,走了半个多月才到地方。苟老板一看,惊讶的说:“哎呀!这遍地都是灵芝呀!”苟老板马上让石义砍树条,他编大篓子装灵芝……不几天就采了三驮子灵芝。石义想:这么多的灵芝,家乡人可有救了。苟老板说:“石义啊,多亏你领我来,才采这么多灵芝,今晚咱们喝点酒,好好休息,明天起程回家,等回去卖了钱,给你娶个媳妇。”当晚,苟老板把石义灌醉了。


第二天早晨石义醒来,发觉自己手脚被捆住了,大声地喊:“苟老板,快来救我!”苟老板哈哈大笑说:“救你?救你就不会把你吊起来啦。”石义这才发现,自己被苟老板用捆住手脚装进大篓子里,高高地吊在一棵大树上。石义问:“你怎么这样对待我?”苟老板说:“回到家,你告诉别人说这里有灵芝,我就发不了财了。明年这时候就是你的周年。”说完赶着驴驮子跑了。


石义后悔呀,好心好意地帮助苟老板采到了灵芝,他却要了自己的命,苟老板的心太黑了。现在手脚被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哭喊没有用,不久就昏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石义在朦胧中觉得有啥在舔自己的脸,睁眼一瞅,是一个火红的松鼠在亲吻自己的脸,捆绑手脚的绳子也被松鼠磕断了。石义感激地去摸小松鼠,小松鼠一跃跳到树上朝他拱爪。石义爬上大树,小松鼠又跳到地下。石义从大树上溜下来,小松鼠又朝他招手似地来回摆爪,随后就调头蹦蹦跳跳地跑了。石义在后面紧追,没跑多远,小松鼠在一株几搂粗的大树下不见了。


石义追到大树下,怎么也寻不见小松鼠的踪影。他想,树上没有,入地了吧?就拿着苟老板扔下的工具在大树下挖起来。当挖到一人多深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个老太太大声的说:“丫头哇,你出去看看,谁敲咱们家大门呢?”石义又听见一个甜甜清脆的声音说:“娘,我去看看!”


石义正在纳闷,忽然土坑里敞开了两扇门。他觉得眼前一亮,芳香扑鼻,一个美貌的小姑娘站在他面前。小姑娘说:“哎呀!你怎么找到我家来了,进来吧!”石义一进门,就看见好大的一座庄院,鲜花满院,芳香四溢。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迎出来问:“孩子,你是从哪儿来的?”


石义哭着将家乡闹瘟疫,父母双亡,与苟老板采灵芝被陷害的遭遇以及小松鼠救命的事情说了一遍,直说得小姑娘泪流满面。老太太也眼含着泪花说:“怪不得你能找着我们家,原来那个老东西搞的鬼!”石义想:那个老东西就是指小松鼠吧!老太太接着说:“苦命的孩子,你先歇歇脚,吃完饭就走吧!”小姑娘拉着她娘的手说:“娘呀,这位小哥没爹没娘,没家没业,你让他往哪走哇?把他留下来吧,好与女儿做个伴儿。”老太太想了想对石义说:“我看你体质虚弱,先在我家住些日子,等身子骨养好了再走吧。平时要是呆不住就干点零活。可有一样要记住,不许你到我家后花园里去。”石义说:“大娘,你放心吧,我记住了!”


石义是个勤快人,除了陪小姑娘玩耍之外,还帮助打扫院子,担水浇花,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转眼间五年过去了,石义长成了一位英俊的小伙子,这家小姑娘也长成了貌如天仙的大姑娘。石义和小姑娘的关系相处的很好,像一对儿两小无猜的兄妹。


有一天,老太太对女儿说:“我去你松大叔家串门儿,你和你小哥好好看家,我傍晚就回来。”说完就走了。石义和往常一样,打扫院子,担水浇花,小妹子也有说有笑地帮着干。中午饭后,各自回屋午睡。石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想:来这五年了,还没到后花园去过,后花园到底有啥玩艺呀?反正老太太今天没在家,小妹又午睡,不妨偷着去看看。石义偷偷地打开后花园门,一看里面长的全是灵芝,更奇的是有一个人形的大灵芝顶端开着一朵碗大的红艳艳鲜花,香气满园,令人心旷神怡。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人形灵芝,感觉就像娇娃一样温暖而滑润。他又嗅嗅红花,一股香气直达肺腑,令人陶醉。他怕老太太回来,赶紧关上园门溜了出来。


石义悄悄地路过小妹的窗外,忽然听见屋内有人小声哭泣,不由大吃一惊,连忙进屋,发现小妹坐在床上掩面而泣。石义上前问道:“小妹,怎么了,哭什么呀?”小妹说:“你干嘛摸我的身子呀?”石义傻了,对她说:“我什么时候摸过你身子呀?”小妹看了他一眼说:“刚才你干什么来着,还嘴硬!”石义大叫道:“冤枉!”这时候老太太回来了,一看这情景什么都明白了,流着眼泪说:“你这孩子太不听话了,我再三叮嘱你不要去后花园,你偏去。我这里容不下你了,你走吧!”石义知道惹了大祸,吓得不敢回话。小妹说:“娘呀,挺远的路,你让他一个人咋走呀,不饿死也得渴死。”老太太说:“你去找你松大叔送他。”小妹妹抹把眼泪走了。


工夫不大,小妹领着一位红发红须的老头来了。老头朝石义连连点头,直劲乐。老太太一见红发老头儿就数落开了:“都是你这坏东西干的好事,我们仙家的身子让凡人摸了就成不了神了,可怜我女儿白修行八百年呀!”红胡子老头儿说:“老嫂子,你别急,石义是个好孩子,有成仙得道的缘分。再说女儿要是不乐意,石义也看不着真形,这是天定缘分,你就成全他俩个吧!”老太太叹了口气说:“可怜,就剩我孤老婆子咯。”红胡子老头儿说:“我常来常往,你孤单不着。”老太太说:“那就依你说的办吧!”


红胡子老头儿把石义拉到一边乐呵呵地说:“孩子,你挺有福分,娶了个仙家媳妇,回去后治病救人,好好过日子。”这时候,老太太领着女儿去了后花园。不一会,老太太一个人从后花园里走出来,手里拿着那朵石义中午见过的大红花。老太太把大红花交给了石义,说:“这朵大红花就是灵芝妹,给你做媳妇,你可揣好了。”又送给他一把伞,如此这般交待一番,说:“孩子,你闭上眼吧!”石义把眼刚刚闭上,身子就飘起来。不一会儿石义脚落地,睁眼一看又回到他追小松鼠那棵大树下,他跪在地上朝大树连磕三个响头,站起来把伞一张,叫道:“灵芝妹啊,跟我回家过日子去吧!”连说三遍,这伞带着他飘飘荡荡飞了起来,脚落地后睁眼一看,是在自己家的破院子里。


石义把大红花捧在手里说:“灵芝妹啊,咱们到家了,你出来吧!”红花落地就变成了灵芝妹。石义说:“灵芝妹,你跟着我来受苦来了,咱这破房子早就不能住人了,安身之处都没有。”灵芝妹说:“你别急,看我的!”说着在院里丈量起来,随后说了一声:“变!”立时五间大瓦房平地而起,屋里的家具、被褥应有尽有,把石义看得目瞪口呆。晚上睡觉前石义对媳妇说:“我看你们家那么多灵芝,走的时候忘了跟娘要点了。”媳妇说:“有的是。”说着从怀里掏出那朵红花往炕上一扔,立时满炕都堆满了灵芝。灵芝妹说:“这回够你发财的了吧!”石义说:“快收起来,我不是想发财,是为了救一方百姓,给他们治病用。”


第二天,村里人发现石义家一宿工夫出现了五间明亮的大瓦房,都觉得稀奇,纷纷赶来看热闹,石义两口子热情相迎众乡亲。石义离家时才十五岁,现在变成了大小伙子,有的人不敢相认。石义就自我介绍说:“大爷、大娘、乡亲们,我是石义啊,那女人是我媳妇,会给人治病,以后谁有病可以找她治。”此后,村里人都找石义媳妇治病。灵芝妹对大家都是和蔼相待,细心诊治,免费送药,百治百好。灵芝妹治病的声誉在十里八乡越传越远,每天找灵芝妹看病的络绎不绝。天降的瘟疫很快就被灵芝妹消除了,人们称她为“救人救世的活菩萨”。


一晃几年过去了,一天晚上,石义对媳妇说:“那个药铺的苟老板太可恶了,一想起当年他差点儿要了我的命,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媳妇说:“你别生气了,明天我帮你治治他!”第二天上午,灵芝妹来到苟老板药铺,说要买大量的灵芝,苟老板高兴地拿出所有的灵芝让她挑选。灵芝妹把摆在柜台上的灵芝用手帕擦一擦,擦遍了所有的灵芝也没买,扭头就走了。灵芝妹走后,下午有人到苟老板药铺买灵芝,发现灵芝全变成了柳蘑棒。苟老板不由地想起上午来那个女人擦过他的灵芝,于是就派人到处打听那女人的来历。当他打听到石义的破院子一夜间建起五间大瓦房,还娶了个媳妇能治病,药到病除。于是就把石义小两口告到官府,说他们是妖精。


县官姓蔡,是个大贪官,横征暴敛,鱼肉百姓。这次收了苟老板钱,就得为苟老板办事。发了众兵,把石义家围困了起来。方圆十里八乡的百姓,听说官府要抓石义两口子治罪,纷纷赶来把官兵围困起来理论。


灵芝妹两口子正在给人看病,石义发现院子被官兵围困起来了,灵芝妹对石义说:“你拿着咱家那把伞到门后躲一躲,我来对付这些官兵。”


灵芝妹走出屋子对大家说:“乡亲们,不要担心,官老爷也得说理。”然后对蔡知县和苟老板说:“你们已经派兵把我家围起来,我们也跑不了,你们大老远的来了也很辛苦,先到屋里吃口饭,喝点水,然后我俩随你们去县衙。”蔡知县和苟老板一听,石义媳妇要管吃管喝,非常高兴,就跟着灵芝妹进了屋。灵芝妹在屋地上放个八仙桌,用手帕在桌面上来回一抹 ,眨眼功夫,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蔡知县和苟老板大吃大嚼起来,越吃越好吃也就越想吃,吃着吃着就都钻到地里头去了。


灵芝妹把石义从门后拉出来,顺手一掰门框,只听轰隆一声,五间大瓦房不见了,石义家原来的旧房子塌了。石义两口子把伞张开,双双飞上云端。


官兵赶紧找县官和苟老板,哪里找得到呀?于是就在地上扒拉,扒拉到蔡知县座位下,地上长出一棵曲麻菜;扒拉到苟老板座位下,地上长出一棵苦麻子。以后人们见着就挖,口嚼牙咬,以解心头之恨。


后来,只要人们有病,跪在地上朝天上呼叫三声:“灵芝,灵芝,给我治治病吧!”石义和灵芝妹就会飘下来,给人治完病又飞上天,二人成为云游四海、济世救人的活神仙。

 

 

搜集整理者:杨克儒 文化干部

流传地域:建平县中北部老哈河川一带


注释:

①柳蘑棒:建平民间对柳树下草地长出的棒子状蘑菇的称呼,实为一种草蘑。

②曲麻菜:建平方言。曲麻菜即苣荬菜,又叫侵麻菜。菊科植物,多年生草本,生于田间路旁,春季开花前采挖全草食用,味苦、性寒,有清热解毒之功。

③苦麻子:建平方言。苦麻子即蒲公英 ,又叫 婆婆丁 ,地丁,苦碟子,蒲公英还可以作为野菜食用,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蒲公英属菊科多年生草本物植。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上一篇:刘罗锅的来历
下一篇:暂无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