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资讯 文史 乡镇 影像 便民 专题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正始之变:一场实力悬殊的军事冒险,曹爽白白浪费五张王牌

2020年9月15日  来源:建平新闻网  作者:     

景初三年(公元239年)魏明帝病逝,年仅八岁的太子曹芳继位,大将军曹爽和太尉司马懿被指定为托孤大臣;司马懿虽然历经四朝,但曹爽是宗室又是大将军,所以司马懿在明升暗降出任太傅之后选择了韬光养晦,暗中却在积蓄力量和寻求机会以求翻盘。


正始十年正月(公元249年)蛰伏已久的司马懿趁曹芳和掌握兵权的曹爽兄弟外出祭祖之际,发动了改变三国历史进程的高平陵之变(也称正始之变),虽然司马懿最终赢得了胜利,但是从双方的实力对比来看,其实司马懿赢得非常侥幸,可以说是险中求胜,那么曹爽手中握有几张王牌?司马懿:幸亏他不战而降,我们一一来看一下。



       第一张王牌:天子在手


曹芳8岁登基,249年已经18岁,高平陵之变时司马懿虽然赢得了郭太后的支持(郭太后之所以支持司马懿,一半是被逼迫的,一半是对曹爽的不满,因为曹爽为达到专权的目的软禁郭太后于永宁宫),但曹芳是曹魏的皇帝,只要天子还在大义就在曹爽这一边,司马懿以郭太后的名义发布诏令其实是名不正言不顺,只要曹芳下诏说司马懿叛变,性质就会完全不一样,司马懿将会非常被动。



第二张王牌:大将军印


       曹爽是大将军,名义上可以调动天下兵马。


第三张王牌:大司农印


大司农是九卿之一,掌管租税、钱谷、盐铁和国家财政收支,当时的大司农是曹爽的智囊桓范,政变发生之时桓范尚在洛阳城中,当桓范夺门而出的时候,司马懿还大惊失色:“智囊往矣!”


桓范大司农印在手,至少可以征调天下粮草。



第四张王牌:许昌有兵器库


《元和郡县志》记载:“魏迁都洛阳,宫室、武库犹在许昌。”


221年曹丕称帝后虽然定都洛阳,但是作为东汉最后都城的许昌仍然是曹魏五都之一,而且武库(兵器库)仍在许昌并未迁移至洛阳,只要曹爽迅速赶往许昌就可以很快武装军队。




第五张王牌:手握重兵的地方实力派支持


曹魏有三大重兵集结的战区,分别是东线淮南军团、南线荆襄军团、西线雍凉军团,司马懿虽然在军中根基很深,但是他的触角几乎从未伸入到过东线淮南军团(这从司马氏掌权后连续爆发三次叛乱的淮南三叛可以看出来),当时掌控东线兵权的征东将军王凌和曹氏关系良好,是曹爽的亲信,所以王凌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支持曹爽。




雍凉军团当时的最高军事统帅是征西将军夏侯玄,夏侯玄是夏侯尚之子,也是曹爽的表弟,以曹氏和夏侯氏的关系,毫无疑问夏侯玄一定会支持曹爽,虽然说雍凉军团还有一个和司马懿关系不错的郭淮在,但是在局势未明朗之前,只要曹芳宣布司马懿叛乱,那郭淮也只能和夏侯玄站在一起。


荆襄军团则不好说,因为当时的荆州刺史胡质是司马懿的亲信,不过曹魏三大重兵集团实力最弱的就是荆襄军团,在淮南军团和雍凉军团站队曹爽的情形下,即使荆襄军团支持司马懿或者保持中立,对大局也影响不大。



《资治通鉴》记载:“卿与天子相随,令于天下,谁敢不应也!卿别营近在阙南,洛阳典农治在城外,呼召如意。今诣许昌,不过中宿,许昌别库,足相被假;所忧当在谷食,而大司农印章在我身。”


高平陵之变(正始之变)原本就是司马懿绝地反击之下的一场军事冒险,双方实力对比悬殊,司马懿的胜算实在不大,他应该暗暗庆幸曹爽的不战而降。大司农桓范看得很明白,只要曹爽有放手一搏的决心和勇气,迅速南下许昌以天子曹芳名义宣告司马懿叛逆,并号召天下兵马勤王,即便司马懿有郭太后和世家大族的支持,也难逃政变失败的命运。


可惜的是原本胜券在握的曹爽却白白浪费五张王牌,最终选择了束手就擒,曹魏几代人的心血一朝丧于其手。(来源:搜狐历史)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