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资讯 文史 乡镇 影像 便民 专题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历史上有十几个割据政权在四川“建国”,为何大多都不堪一击

2020年11月17日  来源:建平新闻网  作者:     

四川位于西南,面积广大,自古就有天府之国的美称。在中国历史上,先后有十几个割据政权在四川建国,但是除了汉高祖刘邦以外,没有任何一个割据政权成功的以四川为根基统一全国。恰恰相反的是,大部分割据四川的政权,往往面对横扫全国的强敌不堪一击,这究竟是为何呢?


上图_ 清朝时期四川地图


一.割据圣地,瞬间暴毙


四川在中国历史上建立的割据政权简直是数不胜数。几乎每逢乱世就会跑出来一个割据政权,秦朝末年天下纷争,项羽就先把刘邦扔到蜀地。结果刘邦从蜀地暗度陈仓进兵关中,最终消灭项羽建立汉朝。这也就成就了所谓“高祖因之以成帝业”的不朽神话。


在刘邦先生光辉大旗的指导之下,后世无数枭雄都把四川当成发家致富不二之选。西汉王莽篡权,公孙述占据四川。正如他的心腹李熊所说:“蜀地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果实所生,无谷而饱。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公孙述的野心快速膨胀选择称帝,这套说辞也成为了日后四川割据政权的标准说法。公孙述割据十二年之后,吴汉大军攻入四川势如破竹,公孙述大成政权灭亡。


公孙述之后,刘备先生成功的进入四川,不过就在他即将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却遭遇了终极滑铁卢。陆逊在夷陵的大火打破了他一统天下,复兴汉室的美梦,同时也仿佛彻底烧断了四川枭雄们一统天下的希望。刘备之后,刘禅面对邓艾的偷袭选择投降。与公孙述被破不同的是,这次邓艾出兵阴平偷袭,而之前吴汉则从长江逆流而上,类似的是两者都快速被灭。


上图_ 刘备(161年-223年6月10日)


从此之后,割据蜀地的政权灭亡大致就有了两个方向:


1. 被逆流而上的江南政权攻灭


2. 遭遇北方强敌的重兵南侵


蜀汉之后进入十六国时期,割据四川的成汉政权再度遭遇了来自逆流而上的攻击,不过这次其实比较搞笑,东晋的桓温先生当时刚刚取得荆襄地区的军事领导权。打算建功立业威震朝廷,所以选择拿进攻成汉开刀,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居然成功了,经过三次会战消灭成汉主力逼降了成汉。这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毕竟桓温先生的主力先锋不过2000多人,成汉可是三足鼎立之一(后赵 成汉 东晋),拥兵超过十万,居然就这么玩完了。


然而成汉的表现其实还算是好的,对比成汉之后的政权已经算是很坚挺的了。比如之后的倒霉鬼谯蜀遇上了如日中天的宋武帝刘裕,自然是死得很惨。还有五代十国时期的前蜀政权,建立之初,蜀王王建拼搏奋战两川十余年才夺取了蜀地堪称史上最艰难的割据政权。



结果到了二世王衍时期,这个大哥每天的爱好就是花天酒地,外加上吃喝玩乐。当时整个前蜀政权都能看到这位老兄的超长旅游团队“八月,戊辰,蜀主发成都,被金甲,冠珠帽,执弓矢而行,旌旗兵甲,亘百余里。”这种玩法自然距离亡国就不远了,果然经过王衍先生的一顿折腾,后唐出兵仅仅用了七十天就灭了这个五代十国里面号称第一的前蜀政权。


前蜀王建经营十余年,动辄出兵五六万的排场可不是谁都能有的。然而这也丝毫不能改变前蜀被速灭的事实。但是非常搞笑的是,继承前蜀基本盘的后蜀居然也和前蜀走了一样的老路,后蜀的孟昶同学可吸取了王衍的经验教训,既没有骄奢淫逸更没有搞什么内斗乱政。兢兢业业的治理了三十年,然后北宋大将王全斌仅仅用了六十六条就毁灭了这个拥兵十四万的后蜀王朝。


这个速度,比那个骄奢淫逸自甘堕落的王衍还快了四天。


上图_ 标注处为明夏政权所在

上图_ 标注处为明夏政权所在


然而后蜀还不是最终的收尾,在后蜀之后,明玉珍所建立的明夏也很快被明朝所攻灭,而且明夏还搞出了一个恐怖的统计数字,根据明朝的统计,重庆和四川民户总共八万四千余户,其中二万三千余户被大夏官员占为庄户。居然有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成了这个割据政权官僚的奴隶,可见这个复兴周制搞历史倒退的明夏政权灭亡的还真是应该。


如果您看到这里认为四川就是不堪一击的地盘,那您可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在我国历史上,四川那可堪称是抵抗外敌最强基地,面对四川折戟沉沙的可是不计其数。



二. 对抗外敌,强硬无比


四川对抗北方敌人的力度那是非常之大。比如说蒙元在四川就连续吃瘪了数十年,当时蒙元本来打算先入四川再顺流而下攻灭南宋,想法非常的丰满,但是现实异常骨感。蒙古大汗蒙哥进攻钓鱼城的时候遭遇了空前的顽强抵抗,整个钓鱼城简直如同铁桶一般,蒙古人横扫欧亚居然被一个小小的钓鱼城卡的进退不得,最后蒙哥居然也在城下被打死了。


蒙古为了拿下四川,甚至绕道把大理都给灭了(绕得够远的),还顺手打了越南一竿子,然而都没能拿下四川,最后还是中部突破襄阳才灭了南宋。到了清廷入关,扫荡北方如履平地,渡江攻破南京也是顺水推舟,面对四川再度吃瘪,四川就像钉子一样卡住了清廷在江南的喉咙。清军打了接近二十年才彻底占据川地,可以说是非常的尴尬。


抗日战争时期,川军更是成为全国抗战军队的中流砥柱,每五个国军士兵就有一个川军,抵抗极为英勇,日军逆流而上进攻重庆等地的计划都在川军和其它军队的英勇阻击之下宣布破产,那么抗击外敌如此坚挺的四川,为何四川的割据政权却经常不堪一击呢?


上图_ 川军 (民国时期四川地方军队)


三.一种气节,两个困境


四川割据政权之所以往往不堪一击,其核心关键有三个:


1. 地理自锁


四川自古以险要著称,四川的地利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实际上这种地利在古代往往对于四川政权形成一种“自锁”。从四川出兵关中过于艰难,导致四川政权很难占据关中,除了刘邦暗度陈仓成功一次以外,其余的四川兵马占据长安基本等于不存在。而益州政权南下对抗金陵地区的成功可能性也很小,四川虽然是天府之国,但是相比于富庶的江南是小巫见大巫了。


经济上的巨大劣势导致面对江南政权往往兵力 人口 人才储备都不占优,所以割据益州的政权是北出无望,西进无门,最终往往形成:坐以待毙,花天酒地的等死局面。


上图_ 三国时期的南中地区 (益州南部)


2. 缺乏支撑


一般割据四川的政权都没有江南的支撑,缺乏江南支撑的四川政权往往独自面对强大外敌的威胁显得非常无助和弱小。因为四川的地理位置往往处于超级大国的最后打击目标,外部已经是孤立无援,所以不得不快速投降以求减少伤害,可以说是无奈之举。


但是获得江南支撑的四川却可以利用地理优势节节抗击外敌,不必依赖成都平原的单一补给,可以大胆放手的拉长战线,自然抵抗能力大大加强,因此在对抗外敌时优为坚挺。


3. 气节依据


面对北方强敌,保护民族与文明是四川抵抗的重要理由,然而面对统一政权,可以说天下一统是人心所向。所以顺逆之道自有民心加持,可以说四川的选择也是四川人民的选择。抵抗与投降都是需要有气节为依据。也正是因为如此,四川才能够成为华夏脊梁的中流砥柱。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