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资讯 文史 乡镇 影像 便民 专题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演变简史

2020年11月18日  来源:建平新闻网  作者:     

摘要: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志愿军肯定是佩戴志愿军胸章的,但是在1950年10月到1953年7月,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除了极个别的特殊情况,绝大多数志愿军都没有佩戴过志愿军胸章,可千万别被影视剧误导了。


图1: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竟然没有佩戴志愿军胸章?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志愿军肯定是佩戴志愿军胸章的,但是在1950年10月到1953年7月,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除了极个别的特殊情况,绝大多数志愿军都没有佩戴过志愿军胸章,可千万别被影视剧误导了。


志愿军胸章,是在解放军1949年全军统一编制和军服时配发的解放军胸章基础上改动而来。胸章为长方形白色布条,正面红色边框内用黑色繁体字分上下两行写有“中国人民志愿军”。背面印有表格,最左边一栏填写姓名,右边分别是所属部队、职务和编号。


图2:志愿军胸章正面

图3:志愿军胸章背面


很多人想当然认为,这个胸章肯定是随着志愿军入朝参战就配发的,但实际上志愿军全军统一佩戴胸章一直要到1953年10月25日,也就是入朝参战三周年纪念日之后才开始的。


而抗美援朝战争是从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入朝,到1953年7月27日签订停战协定结束,换言之,在1953年10月才开始配发的志愿军胸章,等于就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应该都没有配发。不信?来看看历史照片,这是在1953年6月金城战役中,志愿军68军203师607团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率领一支12人的小分队,奇袭韩军白虎团团部,为战役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这张在战后被授予荣誉锦旗时杨育才小分队全体成员合影,小分队的所有队员都没有佩戴志愿军胸章,在这样正式的授奖场合,如果配发志愿军胸章的话,肯定是必须佩戴的,而这个时间节点应该是在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最后尾声阶段了,依然没有看到志愿军胸章。


图4:杨育才小分队授奖合影

图4:杨育才小分队授奖合影


而这张著名的欢庆胜利的照片,就更是奇怪了,照片上C位的那名军官已经佩戴着军衔肩章——志愿军授军衔要比国内晚,1956年下半年才开始陆续授衔,而且他所戴的大盖帽明显是55式军服的制式大盖帽,所以这个时间可以肯定是在1956年下半年之后,很可能是在1958年最后一批志愿军回国时,但胸前依然没有志愿军胸章。在他身后的另一名军官也没有胸章。


图5:欢庆胜利的志愿军


还有一张奇怪的照片,穿着志愿军军装的苏军飞行员,有人佩戴了胸章,有人却没有胸章。当时参战的苏军飞行员都穿着志愿军军装,对外宣称是志愿军中的俄罗斯族。可能是考虑到苏军飞行员是白种人的原因,为了更便于辨识敌我,才配发了志愿军胸章。


图6:穿着志愿军军服的苏军飞行员


再来一张更具有历史意义的照片,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1953年7月27日于开城在《停战协定》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穿着的是中山装样式,由于不是彩色照片,已经无法辨认是不是志愿军军装,但胸前没有志愿军胸章却是确定无疑的。

图7: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图7: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而在1953年10月之前,基本上是没有配发胸章的,除了一些特殊情况外,例如在中朝联合司令部里的志愿军人员、归国的志愿军英模代表和文工团等等,主要还是用来表明身份。但同样是归国的志愿军英模代表,从历史照片上来看,1952年10月回国参加国庆观礼的志愿军英模代表都没有佩戴志愿军胸章,1953年10月回国参加国庆观礼的志愿军英模代表就有了,尽管国庆是在10月25日全军配发胸章之前,但是提前给英模代表配发,既是表明志愿军的身份,也是一种荣誉的体现。


图8:参加1952年国庆观礼的志愿军英模代表,军服上都没有志愿军胸章

图8:参加1952年国庆观礼的志愿军英模代表,军服上都没有志愿军胸章


图9:参加1953年国庆观礼的志愿军英模代表,军服上才有了志愿军胸章


让很多人觉得志愿军就该佩戴志愿军胸章的,主要是被一些抗美援朝题材影片所误导了,这就来看看一些经典的抗美援朝题材老电影中的情况:


影片《英雄儿女》中,孤身坚守阵地,并呼叫炮兵“向我开炮!”的志愿军英雄王成,军服上是佩戴志愿军胸章的。他的妹妹志愿军文工团团员王芳,列宁装式样的女兵夏装军服上也有志愿军胸章。


——王芳还有可能配发志愿军胸章,但王成就基本上不可能有胸章的。


图10:《英雄儿女》中的王成


图11:《英雄儿女》中的王芳


影片《上甘岭》中,坚守上甘岭坑道的八连连长张忠发和他的通信员杨德才,都佩戴着志愿军胸章。在后方的师长左胸的志愿军胸章就更醒目了,而且很明显可以看得出师长的军服面料是相当高级的呢料,这也和历史上志愿军师级以上干部军服采用麦尔登呢面料相符合。

——这就完全不符合历史情况了。


图12:《上甘岭》中八连连长张忠发和通信员杨德才

图12:《上甘岭》中八连连长张忠发和通信员杨德才


图13:《上甘岭》中的师长

图13:《上甘岭》中的师长

只有在影片《奇袭》中,志愿军侦察连长方勇以及后方的首长,军服上都没有志愿军胸章,这一点总算比较真实还原了历史上的真面目。不过,可能是佩戴志愿军胸章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这样反而觉得有些怪怪的。



图15:《奇袭。中的首长


再回到现实,1958年最后一批志愿军部队回国,此后留在朝鲜的志愿军就只有在板门店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朝中方面的志愿军代表了,由于人数很少,也就没有必要专门配发志愿军军装了,所以都穿着和国内解放军一样的军装,而且随着国内解放军军装的换装,先后换装65式、85式、87式,与国内解放军军服的区别就是帽徽、军种符号、领花和纽扣上都没有“八一”字样,当然最重要的区别就是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胸章,一直到1985年5月1日换装85式军服后就不再佩戴胸章,此后的87式也自然再没有佩戴志愿军胸章了。


图16:60年代在板门店的志愿军代表,穿着65式军服佩戴志愿军胸章


图17;1985年以后在板门店的志愿军代表,穿着85式军服,但已经佩戴志愿军胸章


因此,“中国人民志愿军胸章”实际是从1953年10月到1985年5月,整整经历了三十一年又七个月,特别要说明的是,在1950年10月到1953年7月的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都是没有佩戴志愿军胸章的。(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