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资讯 文史 乡镇 影像 便民 专题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文旅

详细介绍

青砖 绿瓦

2021年2月10日  来源:建平新闻网  作者:     

南浔古镇。刘春辉摄(人民视觉)


每一座城市的地基,都填充着一部久远的历史。城市里的每一块砖瓦,都留有人类的记忆。


江南的砖瓦,与别处不同——砖是青的,瓦是绿的。


在这里,真正的老宅院非黑非白,一派古旧与苍青。


冷硬的青砖结结实实的,背脊上开着花儿,大朵大朵的,像极了乡间朴素丰腴的女子,简洁干脆,经得起风吹雨打。人字形的瓦檐重重叠叠,鱼鳞小瓦就一片覆一片那么趴着,静谧、乖巧。


瓦,本是黑色的,大约是岁月久长,储存了太多关于雨水的记忆,缝隙里挣扎出了青色的苔藓。瓦上的青苔,嫩嫩的,绿绿的,纯真极了。苔藓是瓦的衣,一小蓬、一小蓬,郁郁葱葱,透着一股清简之美。身着苔藓衣的瓦,浓妆或淡描,墨绿、深绿、翠绿……是光阴里孕育出来的盎然,是源源不断的生机。


水,是江南的魂,像一张网,阡陌纵横。沿着水岸,弄堂也是曲曲折折,多少“山重水复疑无路”一个转身又成了“柳暗花明又一村”。若站在高处看,江南就是一个大水塘,那些高低不一的房子就是一条条大小不一的鱼儿,白墙是鱼儿的肚,屋脊是鱼儿的脊,瓦是千瓣闪闪鱼鳞,苔藓是润在水中的草。这鱼儿是活的,在水上,又在水中,逍遥自在,江南的灵动,早就在骨子里了。


每一座建筑,都是一段历史的印记。而在江南,一砖、一瓦,都是沉积的史册。


砖上雕着的飞禽走兽吉祥美好,刻着的花鸟虫鱼栩栩如生,镂空的福禄寿喜飘着翰墨之香,风雨未曾停歇,轮廓不曾模糊。


瓦上有过青霜,积过灰土,纳过雨水,长过青苔,光阴越来越厚重,瓦却越来越轻薄。


诗人郑愁予曾说:“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自此之后,多少朵莲花在季节里等待开开落落,只为你曾打江南走过,只为那马蹄由远而近又远……


你若打江南过,读一读青砖与绿瓦。(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