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10/23 9:58:57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巾帼英豪王天麟(下)

2015年11月16日  来源:  作者:     

        韩麟符、陈镜湖等在进人天津之前都在建平读书,按当时一般的求学之路都是到热河省会承德师范求学,然后再回乡教书,而他们是由于什么原因去天津的呢?


        建平县建于1903年,1905年设初等小学堂和高等小学堂,1912年改制为高等小学三年制,开设九门修课,即修身、读经、中国文学、美术、中国历史、地理、格致(自然)、图画、体育等课程。校长邓锡庆,(1881—1924)字恩波,祖籍本县朱碌科镇郝杖子村,清末贡生。他天资聪颖,思想进步,伶危济困,平易近人。曾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河北省保定京师优级师范学堂,早年接受孙中山的反清灭洋的民主主义思想,并加入同盟会,1913—1914年任直隶议会议员,正是由于他对直隶的了解和引导,建平学员对他本人的敬重,促使学生们奔向天津。


        光有向往而无优秀学业当然也不能成行。恰时任课教师龙振甲(1882—1947)字子瑞,本县沙海镇五龙台人,少年聪明好学,20岁考上附生,热河道道试第3名,获俊士文凭。在建平高级小学任教,不仅教给学生学识,而且教其做人。韩麟符、陈镜湖、郑丕烈、白海风、高体乾、李钟奇等叱咤风云人物均出自其门下。


        时势造英雄。从偏远落后的塞外,来到革命形势如火如荼的天津,既远离了封建家长的管教与束缚,又如饥似渴地吸收了追求民主自由的新思想,当“五四”狂潮席卷海河两岸的时候,他们都义无反顾地投身到革命斗争的行列中。以上这些,我理解为是韩麟符、陈镜湖等成长起来的背景之一部。


(三)

        当我着手调查韩麟符的妻子王天麟的时候,是在1986年,时任烧锅营子乡秘书的赵存国给我画了一张王天鳞墓地草图,当地群众特别是年过古稀的老人还5碎记得,当年(1921年夏),郑丕烈带韩麟符及妻二王天麟来到郑家,同时还有韩麟符的父母,住在郑丕烈家两间耳房里,王天麟己怀孕临产。此话与邓颖适同志介绍的情况相符。因为韩麟符老家哈拉木头村还有父母包办的原妻杜氏,所以才到郑丕烈家借居待产的。


        一日,韩母与轔符因杜氏之事发生口角,第二天母亲要去离驻地十里之遥的朝廷庙上香,韩麟符夫妇为缓和与母亲的矛盾,不顾身怀六甲之躯陪同前往,又遇土匪骚扰住在了朝廷庙,翌日返回便发生了早产,在缺医少药的偏远山村,终因抢救无效母子双亡,韩麟符怀着巨大的悲痛,掩埋了王天麟,立碑修亭,并在对面的山崖上刻“云崖山”三字以为纪念,时至今日依然可辩。


        韩麟符、郑丕烈返回天津后,郑丕烈的原配夫人刘氏等人因讨厌突如其来的“洋学生”,毁掉了碑亭。笔者来墓前之时,早已面目皆非。我向陪同前来的乡党委书记、乡长、村书记主任等介绍了王天麟的情况,叮嘱先维持原状,特别是山崖上的刻字,任何人都不许借打石头之名予以毁坏,同行人皆表赞许。


        1999年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中,赵存国同志已担任哈拉道口镇党委副书记,在其主持下为王天麟重新修复了墓,并立了碑,碑文是爱国青年王天麟之墓。碑的背面刻的是:“王天麟,天津人。天津‘五四’运动学生领袖。在新世纪的曙光,王天麟和周恩来,邓颖超、刘清扬等领导了津沽的爱国反帝斗争。是位才华出众的演说者,1921年秋,客逝此地。”从此,这里成为广大共产党员和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清明节,这里都会有许多人前来祭扫,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王天麟是邓颖超同志的同学,求学于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在天津的“五四”运动中表现出卓越超群的智慧与才能。1919年5月25日,由郭隆真、邓颖超提议成立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会议公推刘清扬为会长,郭隆真、邓颖超为演讲队长,郑秀清、王天麟总务委员,他们和天津学联、天津各界联合会联合污动,一起组织游行示威,组织演讲,倡办妇女补习学校,演出话剧等积极地开展爱国主义斗争。


         6月5日,女界张若名,王天麟、刘清扬、郭隆真等参加组织反帝誓师大会,抗议北洋政府逮捕北京爱国学生制造的,“六•三”事件,游行队伍赴省府请愿,并获初步成果。进而她们又连续组织了四天浩大的游行。


         6月18日,天津各界联合会正式成立,韩麟符任评议部干事,王天麟任演讲科干事;7月5日,王天鳞在安排演讲工作时说,除了集会演讲外,还搞家庭演讲,城内分东西南北四组,暑假期间要赴郊县演讲;演讲的时间为每周二、四、六下午三点以后,使演讲工作不断扩大和深入。


         7月25日,王天麟在抵制日货大会上演讲,王天轔说,学生举动纯属天良,以救垂亡之国家,绝无他意。现山东己受日人之虐待,且该省之青岛实吾国之咽喉、日本不特握吾国之咽喉,益复鲸吞吾省之铁路,正势所逼,津门危险,已在旦夕……同黄家胡同挨门演讲。遇瓢泼大雨而不归,中学生在大雨中跌倒,被王天麟救起。


        8月28日,为营救被捕的天津第一批赴京请愿代表,王天麟作为第二批代表赴京请愿,又遭到逮捕,在声势浩大的革命形势下,北洋政府不得不做出让步,释放了被捕学生代表。8月31日,获释代表返回天津,受到千余人欢迎,王天麟、易守康二女士报告了天津学生代表赴京请愿被捕情形和斗争获释经过。王天麟说:诸君乎,吾人承父老之托,此番请愿,政府虽有间接派人对于第二次四批代表有顺民意之表示,然政府将真诚与民相见,抑将仍弄期欺诈国民之惯技,但求现暂避风头乎,则尚不敢知。然吾知父老今日开会之盛,必早忆有规模更大之实力于其后也。吾人此次举动在确立民主国家必须尊民意之神圣原则,政府而果欲使其体面信用者,亦当知顺民意为荣贵,窃效独夫为可耻也。父老乎国民今日惟在预备后之奋斗而已。是日会场中,庄严神圣之活气,在国民之精神,真令人忘而气夺,崇拜感愧于无己也。盖感愧者,感愧政府之不知利用耳。


        9月,韩麟符、于方舟、陈镜湖、王天麟等组织起“新生社”,进而组织起向明学会并后来转为天津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

        12月10日,天津新学联成立,韩麟符为调查委员会委员,王天麟、邓颖超等24名学生代表聚集在警察厅前,要求换出被捕的马千里、马骏等20人和“九•一九”被捕的周恩来、于方舟、郭隆真、张若名四名代表,警察厅长被迫答应前来换人的24名代表可与被捕的24名代表见面,不久被捕代表被释放。


        千秋功罪,人民自有评说。通过王天麟的言行,人民理所当然地寻找到敬仰她、纪念她的理由。


选自:《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该书及作者授权建平新闻网独家发布。这些资料是小编们费时费力打字并校对出来的,为了尊重小编们的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出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