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8/1/20 9:01:27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钩沉

详细介绍

百折不挠高体乾(一)

2015年11月26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高体乾,原名高赞兴,字化如,19111111日生于建平县孤山子乡白音代沟一个农民家庭。“九一八”事变后,高体乾投笔从戎,揭竿而起,以百折不挠的毅力,组织抗日义勇军,抗击日本侵略者。历经十四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他从白山黑水一直征战到广东南海之滨,经历上百次战斗,建立过卓越功勋。

投笔从戎

        高体乾出生地白音代沟村,现在隶属榆树林子乡,他祖父在世的时候,这个家庭尚可自给自足,过着一般乡村中的温饱日子。他父母结婚以后,家庭人口增加。加上荒年,旧中国的兵匪扰侵,最后债台高筑,经济生活日趋下降,其父与其伯父只好分家另过了。

        祖父依然与赞兴的父母生活在一起,由祖父帮着这个刚刚独立起来的小家。父亲由原来在外学厨师改行学了赶车,母亲从事农耕生产和维系家务,高赞兴兄妹六个陆续降临到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生活更加步履维艰。一直到其父学成车把式出徒、回到家中,才得以帮助其母操持这个多子女的家庭。因为已学了赶车技术,其父不甘囿于那几十亩贫瘠的土地,决心另辟生财之道,他与人合伙拴起了一辆大车,专门从事运输。家庭的经济状况终于有了转机,还清了多年积累的外债,生活亦有所改善。

        无文化的父母历经生活的磨难,深知世道的艰难,决心供一个孩子念书识字,也好为高家顶门立户。天资聪慧的高赞兴首先被送进私塾读书。穷人的孩子知事理,小赞兴异常勤奋,经常得到私塾先生的夸奖;以良好的成绩完成了私塾的启蒙教育,又升到离家百里的建平高等小学校,他勤奋学习,勤于思考,成绩优异,深受老师的喜欢,1929年秋,他圆满地完成了建平县高等小学校的学业。

       毕业后,由于家庭人口多,弟弟妹妹也都相继长大,家庭的花销猛增,已无力继续供他学业了。为了生计,父亲便要违心地送他去当小学老师,以便帮助家长养家糊口。稚气末脱的赞兴经过几年学习的锻炼,颇有“学无止境”之感,读书虽苦,却乐在其中,他有强烈的求知欲望,不甘心就此终止学业。他把自己的想法首先告诉了哥哥,哥哥很理解弟弟的心,当即表示愿意用加倍的劳动来支持弟弟的继续读书,并帮助弟弟去说服父亲。父亲眼含热泪答应了两个儿子的恳切请求。赞兴遂又到四十里外的万寿镇黄土梁子找边老师和韩老师帮助。两位老师的家庭并不宽裕,但看到自己心爱的学生来求助,心里也异常兴奋。韩老师拿出家中仅有的几元钱,鼓励他继续去读书;边老师家中无钱,但也鼓励他继续求学,一经有条件也一定资助他,想办法帮助他深造。

       在父兄和老师们的帮助下,赞兴于1929年秋只身去奉天(今沈阳市)。这时,各学校招生考试都已经结束,他只好入启明中学实习班学习。半年后,他考取了收费最少的省立第一师范学校。

       赞兴拿回了第一师范学校的入学通知以后,父亲觉得儿子有出息,哥哥也觉得弟弟有志气,全家人都高兴异常,更增添了他继续求学的决心。

        1930年春至19319月,高赞兴就读于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早在1929年秋,他在启明中学补习班学习期间就听了进步同学讲解“三民”主义及蒋介石屠杀共产党人、叛变革命的说法,加上他在家时耳闻目睹直奉交战时,热河督军汤玉麟贪赃枉法、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民不聊生的现实,更激发他立志发奋读书,为国为家一定有所作为的志向。

        赞兴在沈阳读书期间,随着文化知识的不断增长,逐渐摆脱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羁绊,对政治产生了浓厚兴趣。除了努力完成学业外,他利用空闲时间阅读进步书刊。在读了肖伯纳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一书以后,对剥削阶级的本质寄生性和剥削性有了初步认识。当读了《资本论概述》以后,虽然还没有弄懂书中阐述的深奥道理,但对“富人、资本家是一丘之貉”的观点深信不疑。这些思想上的变化,导致行动上的不断演变,引起了地下党组织的注意,与此同时,进步同学管玉齐经常深人浅出地分析蒋介石、国民党及其改组派,他们都不能使中国走向富强,而只会假借革命的名义中饱私囊,排除异己。“三民”主义有其历史的局限性,只有共产党才是真正革命的,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多次推心置腹的谈心,朴实无华的革命道理启迪了赞兴的心,使他对社会、对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有了新的认识,为他日后总是紧跟共产党走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1931年,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用武力直接占领了沈阳及东北三省。正在沈阳读书的高赞兴,亲眼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在省城大肆屠杀国人的野蛮行径,看到了中华儿女宁死不屈的悲壮场面。在这国破山河碎的惨景中,他再也无法坐在课堂上了,再没有一张安静的书桌了。尽管自已是多么愿意读书,在民族危亡的时刻,他挺身而出,救国难于当头。

        赞兴在回老家的路上,也曾看到铁路沿线人民自发组织起来的抗日队伍,心中清楚看到,民族的决斗己经开始。

        到家以后,他向亲朋好友揭露日军侵华的暴行,宣传各地民众自愿组织起来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时局形势,欲唤起家乡人民组织起抗日队伍。地处偏远山区的农民,由于文化落后,尚未亲身遭受被侵略之害,他们对抗日和民族独立极赋同情,却又不愿意自觉承担风险。家父见他回来,又想送他去哈拉道口小学校教书糊口,在这种情况下,他以去沈阳取行李、书籍的名义又返回沈阳。惨遭劫难的沈阳已是满目疮痍,他多方打听消息,得知北平正在收容东北的流亡学生。

        1931年11月的一天,他坐上了西去的列车抵达北平,与许多流亡到北平的东北学生一起进入专为流亡学生开设的东北学院学习。对于一个把民族危亡牢记心头的热血青年来说继续学习仅仅是他暂栖身的场所。找到共产党,参加抗日救亡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白色恐怖笼罩下的北平,共产党的活动还只能是秘密的地下活动,天真的赞兴想公开找到共产党组织谈何容易啊!他与进步同学王旭(王新三)常常谈及此事并多方打听,几个月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1932年春天,他在北平为寻找党而未能如愿,心急如焚的时候,听说东北抗日救国会组织军政训练班,专门培训去东北的志愿抗日人员,他立即报名参加了训练班。一个月后,他肩负着组织、联络抗日义勇军活动的使命,回到地处热辽交界的家乡,开始了武装抗日救国的革命生涯。

热时特支

        高赞兴从北平回到家乡以后,活动了几个月。通过亲串亲、友连友的秘密串联,发动了一伙人。这些人中有过去的同学、同乡,有一些是贫苦的农民,还有个别的曾加入过大团,当过土匪,人数不少,成员比较复杂,但大家都愿意联合起来抗击人侵的日寇。

        赞兴把群众动员起来后,怎么领导他们去打击日寇,心里不摸底,一时间无计可施。关键时刻,他又想起了共产党,总是觉得只有找到共产党组织事情就好办了。于是,他第二次来到北平。

        来到北平后,他住在东北抗日救国会,向救国会军事部做了汇报。接着又去找王旭,赞兴把自已回热河的活动情况和自己的想法也向他讲了。王旭这时已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他把赞兴的活动情况汇报给了组织,党组织派一名姓董的同志与赞兴谈了话,了解其思想动态,后又把他介绍给了党组织负责人赵玉棋。在与赵玉棋相接触的二十多天里,赞兴接受了共产党的基础知识教育,知道了中国社会未来的美好远景,了解了共产党人的伟大胸怀。从此,他对党对革命有了新的明确认识,更加坚定了信心,决心跟着共产党,把革命进行到底,缤纷希望自己将来也能成为其中一员。

        1932年6月,党组织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决定成立中共热河特别支部:支部书记赵玉棋,支部委员王本初、周复苏。高赞兴被吸入党并兼任特支委员。从此以后,他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刻为抗日救国而奔波。

        这个热河特别支部归属于中共河北省委。党组织决定,热河特支的几位通知到建平活动,即到高赞兴的家乡一带,主要任务是开辟北方苏区,组织武装暴动,建立根据地。

        特别支部的同志住在高家,由高赞兴昼伏夜出地去串联,特支同志接待谈话。经过一个月左右的紧张串联,动员了近百人,特支的同志向他们讲了组织抗日义勇军,还讲了武装暴动计划,并准备攻打县城。个别人听到了这个计划就害怕了,出现了不坚定分子,致使他们的活动走漏了消息,县政府也向热河政府秘密报告,请求省府以“宣传共产、组建红军,准备暴动”的罪名将他们逮捕。热河督军汤玉麟当即命令警察局抓捕他们,幸亏在警察局有赞兴父亲的一个盟侄高寿臣,及时把县政府要逮捕他们的消息写信由马云龙传给赞兴,才使他们幸免于难。

        接到高寿臣转来的信,支委会经过认真研究,分析了当时建平的情况认为,组织来此时间较短,群众的基础还很薄弱,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立即组织军事行动,因此决定暂时回北平,待向党组织进行全面汇报,以便取得具体行动指示。

        高赞兴遂与特支的同志第三次回到北京。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