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7/21 15:50:22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建平文史

详细介绍

百折不挠高体乾(二)

2015年11月30日  来源:  作者:     

锦西驱寇

8月初,东北抗日救国会派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司令彭振国(又名筱秋)到热河边境组织、指挥抗日义勇军活动,高赞兴随彭部到了朝阳六家子,经彭振国同意,高赞兴返回建平召集原来组织起来的30余人,带到朝阳六家子与彭部一起行动,这时彭部从北平带来的六七百人,加上朝阳南部义勇军3000余人,决定向锦西日军进攻,首战江屯。

江屯驻扎着一个中队的日本兵。义勇军从朝阳六家子出发,行军一夜,拂晓前到达锦西城外,立即做好战斗准备,拂晓发起攻击。由于义勇军行动迅速,出其不意,很快就攻入县城。赞兴带人首先攻破敌人城防,敌军龟缩到两座深宅大院,一面负隅顽抗请求增援。义勇军虽然不少,但不善久战,两院久攻不下,敌机赶来支援,狂轰乱炸,义勇军被迫撤出战斗。

部队撤到六家子,休整几天后,彭振国决定回北平,高赞兴也随彭到大城子,经公营子回到建平,他带去的三十余骑,无一伤亡,在一起不便行动,回乡后即行解散。

此时,热河人民在国破家亡的威胁下,各地燃起抗日的火焰,很多青年人都纷纷找高赞兴商量抗日大计。在高赞兴的影响下,王子庙的田兴兄弟,倒阁老营子的李希奇兄弟及马云龙,朝阳县的李景才等先后组织起部分武装,在活动中曾与汤玉麟的军队发生冲突,皆让步平息,但高赞兴的影响在不断扩大。为了争取合法地位,他在朱碌科镇组织了一次武装抗日游行,并面见汤玉麟部驻朱碌科的黄团长,告以群众组织义勇军抗日救国的大义,并请其帮助,黄团长虽然没有直接帮助,但也表示,不干涉义勇军的活动。

义勇军武装游行的消息,像插了翅膀一样到处传播,建平的义勇军公开活动,活动范围扩大到朝阳、奈曼地区,参加活动的人己达五百有余。

抗日队伍不断扩展,赞兴几次写密信给党组织都没有联系上,在这种情况下,赞兴决定以北平去一趟,想通过东北抗日救国会取得公开合法的身份,便于进一步扩大活动范围。怀着这样的心情,1932年12月初,赞兴第四次来到北平。


十二支队风云

       高体乾昼夜兼程,抵达北平后,马上按原来约定的地点去与赵玉棋同志联系,未能如愿。不久,又遇到了王旭同志,通过王旭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高体乾向党组织汇报了工作情况,组织指示他要深人群众,进一步扩大力量。为了加强党的领导,组织上派王旭与高体乾一起回到建平开展抗日武装斗争。为使他们的斗争合法化,高体乾与东北抗曰救国会联系,彭振国了解高体乾有实力,并且是真诚抗日的,遂同意给他东北人民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第十二支队的番号,任命高体乾为支队长。

      年底,东北抗日救国会派第一军团司令彭振国再度到热河东部地区进行抗日活动,王旭与高体乾也回到了建平。

      来到家乡以后,高体乾他们首先把在朱碌科附近活动的四十余名武装人员带到第一军团驻地大城子,领取了军装和弹药,用大车又把部队弹药和军装运了回来,分发给组织起来的民众。一九三二年到一九三三年初,日寇由辽东向辽西推进,东北军虚张声势地节节抵抗,又节节撤退,人民群众面临着国破家亡的危险,抗日救国的积极性很高,地方抗日武装尤如雨后春舆迅速发展起来,高体乾部穿上了新军装,士气大振,其影响迅速扩大,二十支队很快便形成了八个团的规模:朝阳县大平房地区的李景才团;建平县小塘地区的巩泽民团;下洼地区的张XX团;王子庙地区的田兴兄弟团;公营子地区的钱希九团;倒阁老营子地区的李希奇团;奈曼地区的高家父子团等。到一九三三年三月间,十二支队己发展到二千余人。恰在此时,日寇突然从朝阳向建平进攻,东北军在建平一线稍事抵抗,便很快溃逃。

      十二支队人逾两千,但无统一行动计划,平时各团之间亦少有联系,致使在紧急关头不能形成合力以打击敌人。在日寇的突袭下,各自在本活动区零星抗击。只有小塘的巩泽民团有所扩展,但不久便失败了。只有高体乾、王旭将他们身边的一百多人带出,向热河中部地区转移。

      转移之初,高体乾原打算率部去第一军团驻地与彭振国部汇合,因通路己被日寇掐断,不得不从榆树林子向深井、小塘跨过老哈河进入宁城县的八里罕,与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汇合,遂又向隆化转移。当主力部队进入霍里火川的高山峡谷后,遇到了汤玉麟自卫军的突然袭击,把义勇军部队拦腰截断,形成了两面夹击、前堵后截的包围之势,企图把义勇军第二军团将士消灭在这深山峡谷之中。当时,高体乾部还未进人包围圈中,发现敌人企图后,高体乾率队外面出击了堵口子的自卫军,与被围的主力部队取得了联系。义勇军官兵对自卫军卖国求荣、自残骨肉的可耻行径极为愤慨,奋起还击。他们采取反包围战术,对自卫军内外夹击。经过一天的激战,将自卫军击退。第二天,自卫军又在霍川坝上伏击义勇军,十二支队又遭遇了伏击。支队长高体乾迅速组织反击,经过一场激战,夺取了制高点。二军团主力部队赶到,配合高部将自卫军击退,缴获了许多轻重武器和弹药。高体乾奋战斗中胳膊负伤,但他沉着指挥应战,率队转移。后经隆化、丰宁进人察东沽源县进行休整。

      四月间,高体乾率领义勇军部队到沽源以南的独石口。不久,即与北平的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党组织派谢子长、闫红彦到高部传达了党对当时形势的估计和党所制定的方针与对策,并指示要尽力巩固和扩大这部分抗日救国武装。六月间,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被孙殿英部收编,后去宁夏屯垦。高部十二支队不同意收编,转战在围场、丰宁、隆化地区开展抗日活动。七月间,与辽西义勇军项忠义部在丰宁汇合,一起进行抗日活动。

      这时,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抗日同盟军,中共党组织积极参加并领导了这一抗日组织工作。在同盟军中的中共党组织曾决定以十二支队的基础,组织抗日同盟军第十八师,因十二支队连夜返回热河西部无法迅速联系而作罢。

      十月初,方振武、吉鸿昌、汤玉麟合作反蒋抗日。方振武、吉鸿昌从白河川南下向北平进攻,汤玉麟部从独石口、赤城、居庸关方向向北平进攻。高体乾与项忠义部的义勇军随汤部崔旅到赤城以南。因方、吉东路军失利,汤部亦撤回沽源一带,被宋哲元部收编遣散。高、项义勇军又到沽源之东大滩一带独立开展抗日活动。

      时,天气变冷。当地人说,天下十三省,独石口最冷。耐不住寒冷,战士们要求返回热东、辽西地区活动,但因对辽西被日寇侵占以后的形势不明,唯恐有不良后果,迟迟末动。

      不久,东北军骑兵第五师师长李福和派人找高体乾、项忠义商议,因五师缺少一个团的兵员,有意收编高、项各部,单独成立一个团,由项忠义任团长,高体乾任四连连长,高考虑严冬将至,而战士们倘无棉军装,就同意了合编的意见,并打算熬过严冬,再返回热、辽家乡地区进行抗日活动。事出意外,不久,东北军骑五师奉命移师河南省驻马店。在驻马店驻扎到一九三四夏,蒋介石奉行了对日屈侮求和、对内排除异己的政策。由于该团都是抗日义勇军战士组成的,遭到了强令遣散。高体乾经过两年的实战锻炼,已成为一名比较优秀的初级指挥员。遣散前,师长李福和召开了一次连以上军官会议,会后,李福和把高体乾留下,说要保送他去中央军校高级班学习,并归领原薪。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高体乾为抗日而来,岂能为高官厚禄所惑。鉴于师长好意,他表面上同意了师长李福和的安排,又立刻想到了脱身的办法,当即向李福和说在外两年多未回家了,学习之前回家探望一下老人和妻子。李福和同意后,他便带着原十二支队的九十名被遣散的士兵回到北平,一面派人去赤城联络抗日队伍,一面亲自寻找党组织。在两事无望的情况下,几十个人的衣食住行都成了大问题,被迫分散回家,高体乾的抗日决心永不泯灭,他决定潜回家乡看看形势,寻机东山再起,继续进行抗日武装活动。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