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11/18 14:27:28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百折不挠高体乾(三)

2015年12月2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十月初,方振武、吉鸿昌、汤玉麟合作反蒋抗日。方振武、吉鸿昌从白河川南下向北平进攻,汤玉麟部从独石口、赤城、居庸关方向向北平进攻。高体乾与项忠义部的义勇军随汤部崔旅到赤城以南。因方、吉东路军失利,汤部亦撤回沽源一带,被宋哲元部收编遣散。高、项义勇军又到沽源之东大滩一带独立开展抗日活动。

        时,天气变冷。当地人说,天下十三省,独石口最冷。耐不住寒冷,战士们要求返回热东、辽西地区活动,但因对辽西被日寇侵占以后的形势不明,唯恐有不良后果,迟迟末动。

        不久,东北军骑兵第五师师长李福和派人找高体乾、项忠义商议,因五师缺少一个团的兵员,有意收编高、项各部,单独成立一个团,由项忠义任团长,高体乾任四连连长,高考虑严冬将至,而战士们倘无棉军装,就同意了合编的意见,并打算熬过严冬,再返回热、辽家乡地区进行抗日活动。事出意外,不久,东北军骑五师奉命移师河南省驻马店。在驻马店驻扎到一九三四夏,蒋介石奉行了对日屈侮求和、对内排除异己的政策。由于该团都是抗日义勇军战士组成的,遭到了强令遣散。高体乾经过两年的实战锻炼,已成为一名比较优秀的初级指挥员。遣散前,师长李福和召开了一次连以上军官会议,会后,李福和把高体乾留下,说要保送他去中央军校高级班学习,并归领原薪。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高体乾为抗日而来,岂能为高官厚禄所惑。鉴于师长好意,他表面上同意了师长李福和的安排,又立刻想到了脱身的办法,当即向李福和说在外两年多未回家了,学习之前回家探望一下老人和妻子。李福和同意后,他便带着原十二支队的九十名被遣散的士兵回到北平,一面派人去赤城联络抗日队伍,一面亲自寻找党组织。在两事无望的情况下,几十个人的衣食住行都成了大问题,被迫分散回家,高体乾的抗日决心永不泯灭,他决定潜回家乡看看形势,寻机东山再起,继续进行抗日武装活动。

奇袭“大满号”

        高体乾坐火车抵达了北票,那时正在修通往叶柏寿、赤峰的火车线,还不通车,只能从北票往家走。走到公营子,就先到同学赵九福家,准备休息一天。闲谈时,赵九福的胞兄赵九洲知道了高体乾积极抗曰而又苦于没有武器的事情,并表示同情和支持。赵九洲是个善交际又有正义感的人,他向高体乾讲了本地有一个鸦片组合“大满号”,存有枪支弹药,依仗日本鬼子的权势,经常克扣老百姓,降等压价少给钱,群众敢怒不敢言,盼望有人能给百姓出口气,整治一下“大满号”的经理。高体乾正苦于没有武器抗日,当即自告奋勇,愿为民除害。赵九洲也表示愿助一臂之力,可以借到两支手枪。二人经仔细商定,高体乾便回到北平去搬兵。

        他在北平找来原十二支队的义勇军战士:二道河了的孙庆堂、黑山县的项洪图、赤峰的娄XX。他们四人秘密来到赵家,白天活动不出院,夜间暗查当地地形地貌。赵九洲筹借枪支,赵九福负责探查“大满号”的情况。

        不久,赵九洲从警察所借来两支手枪。警察所长张林经过反复工作,表示同情和支持,示意不干预此事。

        “大满号”设在本街朱家大院,高高的围墙一栋正房和东西两排厢房,高大的门楼里掩着两扇厚厚的木板大门,后院里有一处菜园。经理住在收存鸦片的东厢房里,雇佣的伙计和保镖住在西厢房里,枪支挂在厢房的墙壁上。朱家主人任副经理,住在正房,农民被迫种植的大烟由这里收储。因为经常出现打骂烟农的事情,整个院落里阴森可怕,令人毛骨悚然。


        一九三四年七月的一天,高体乾等四人决定乘中午休息时间突袭“大满号”。他们经过精心准备,化装成买烟干的农民,身背钱搭子,前后又装上了陶瓷罐,暗藏了武器,神态自若地接近了朱家。

        快到朱家大院时,看见大门敞开着,以为这里的人在休息,四人决定豁出一死也要捣毁这个坑害百姓的“大满号”。等走进院门,发现院里静悄悄的,都在睡午觉。高体乾和娄同志负责解决东厢房的经理,项洪图和孙庆堂负责解决西厢房的打手与保镖。高体乾冲进东厢房时,经理和另一个人都在炕上睡觉,被惊醒的经理企图摘枪反抗,高体乾用手枪指着他的脑袋命令说:“不许动!动就开枪了。”娄同志迅速从墙上摘下盒子枪、大枪和子弹袋;又命令经理打开柜子,见里面有一百多块银元,便迅速地装进钱搭子,接着又令正副经理各装了半口袋大烟膏子;此时西厢房也已缴获了枪支弹药,他们带好三支手枪,五支大枪,令正副经理扛上大烟干,从后边的菜园角门撤出朱家大院。

       他们从朱家大院出来后,拐向南边庄稼地里的小道,有人在干河沟里发现了他们,远处传来了几声枪响,他们拐进另一条小沟,便无人追赶了。这时又遇到了朱家看园子的伙计,有人想打招呼,高体乾示意不能出声就过去了,他们四人押着两个经理又走了一段庄稼地,在一块地中间的两个坟堆旁,停了下来,“大满号”的经理,放下烟干,冒着满头大汗,跪在坟旁,项洪图用手枪指着他的脑袋:“你长期欺压人民,罪大恶极,应该枪崩你。”他俩全身颤抖,炎热的夏天里还直打下巴骨,昔日里那种傲慢的神气早己飞到九霄云外,连连磕头清求饶命,表示一定改恶从善。高体乾立即说:“从今以后不许再搞这个营生,不改过,下次再来,定杀不饶!”遂将他们两个捆绑在高梁地里。高体乾四个将缴获的烟干转移到另一块高梁地头的沟头里,待到深夜又起出来带到赵九福家,把枪支弹药和烟干掩藏起来,当夜四人已转移,各自回到老家。

高体乾只身走到榆树林子中官村时,已疲惫不堪,在同学苏文蔚家睡了一天一宿,休息好以后又返回了北平。他不能回家去看望一下父母,唯恐连累家人,只好写一封安慰老人家的信,托苏文蔚给捎去。他把护身手枪交给苏文蔚保管,老同学又把高体乾护送到老虎山,搭汽车去了朝阳,又辗转去北票坐火车去到奉天(今沈阳)。

      在奉天城,他找到了一位在邮局当职员的一位韩姓同学。当年在师范读书时,这位同学患重病,高体乾邀同学们集资,并敦促校方协力抢救,遂成莫逆之交。老同学深知高体乾为抗日奔波的艰辛,留在家里款待两日。高体乾取道营口登船,绕道唐沽返回北平。因何南辕北辙?原来承德、山海关两条通道因经常通过,唯恐惹人上眼,暴露行踪,不得不舍近求远以利安全,正所谓有家归不得,只能四海为家,亡命天涯,得见高体乾抗日反满之决心,坚忍不拔之意志。

      一九三四年的北平,在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下,人心惶惶,生活秩序紊乱,物资紧缺,物价暴涨,百姓生活极度困难。高体乾忍饥挨饿,克服了许许多多的困难,终不见党的组织,只好暂住下来,耐心寻找。

        入冬以后,生活更加艰辛。一天,他正踯躅街头之时,与王旭不期而遇。此时的王旭虽然也失掉了组织联系,但有两个战友同志在一起相互安慰、相互鼓励,动乱中也得到了一丝慰藉。髙体乾在王旭、赵玉棋的热心帮助下,抗日救国信心更加强烈坚定,决心再回热河,重举抗日救国的大旗,把抗日救国斗争进行到底。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