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4/23 11:49:36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钩沉

详细介绍

百折不挠高体乾(四)

2015年12月3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一九三五年一月底,高体乾又从北平回到家乡,他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从建平县南部的公营子起,北至敖汉旗的下洼,西起平庄煤矿的五家煤窑,东至老虎山,方圆几百里的广大区域留下了他抗日救国的足迹。他走到哪里就宣传到哪里,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揭露日蒋勾结造成国破家亡的滔天罪行,唤醒民众,秘密组织起五十余人的武装抗日队伍。

      通过这次调査,高体乾深知广大民众对日本侵略者是深恶痛绝的,渴望赶走日本鬼子不当亡国奴的心情是很迫切的,这一带的群众基础是好的。六月初,他再次返回北平,与赵玉棋等同志勾通了情况,研究行动方案。遂带领赵玉棋和原义勇军战士六、七个人回到公营子赵九福家,拿出从“大满号”缴获来的枪支,加上自筹的枪支组织起一支二十多人的武装队伍。他们先在建平南部,又转移到建平北部,昼伏夜出开展抗日游击活动,逐渐扩大抗日队伍。赵玉棋因腿患关节炎,行动很不方便,高体乾就把他安置在赵九福家养病治疗。

      一九三五年的建平大地,已被日寇揉躏了二年多,日本侵略者实行了严格的统治措施,强化治安,抗日游击活动进入了相当困难阶段。有时白天宿营隐蔽不好,一旦走漏消息,地方武装警察和日伪军很快就会来包围。有一次,他们途经石佛沟,决定宿营在石佛沟附近的一个小村子,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拂晓时,日伪军抢占了南山的制高点,并疯狂地向村里打枪。高体乾立即率队占领制高点,边打边向东边的高山转移。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他们凭着对地形的熟悉,采取游击战的办法,与敌人在荒山野岭中周旋了一日。黄昏时分,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全队战士终于冲出了重围。他又率队转移到勿心吐鲁东山的水泉沟,天刚刚放亮时来到马云龙家隐蔽休息,之后又辗转到敖汉旗枪手营子以南地区进行游击活动。

      这时,以北票与敖汉交界处的大黑山为革命根据地的蓝天林抗日救国军二、三千人,活动在敖汉旗的敌人空隙间分散突围,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突围后,高体乾带着队伍在大黑山东的牦牛河西岸山区,又与蓝天林部汇合了。他们分析了形势,敌人集中在大黑山区,应迅速避开敌人主力,决定东渡牦牛河到北镇县境内的广宁山区活动。

      当夜过河,进人了阜新县境内的清河门地区,侦察员报告,广宁地区日伪军戒备森严,很难立足。高体乾提出改变原来计划,部队向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方向转移,依托外蒙进行抗日斗争。蓝天林表示同意,并计划由王府,经下洼、后甸子、开鲁西部、天山东部,向东乌珠穆沁进军。当夜出发,在王府附近与敌遭遇,边打边走,拂晓进至下洼地区。稍事休息,敌人又尾追而来,一直持续到黄昏,趁夜幕终于摆脱了敌人,向后甸子方向继续前进。

      经过五、六天在沙漠地区的行军和战斗,进入开鲁县西部地区的富通镇。由于敌人的前阻后击,天气又很寒冷,指战员们又都身着单衣,全日连续作战和奔波,不少战士病倒,特别是向导犯了胃病不能继续带路,在既无军事地图,又无人识路的情况下,只好又重返大黑山区,在返回途中时常遭遇蒙古王子马队的袭击,当部队展开反击时,那些蒙古王子骑兵就分散逃跑。当部队继续行军时,他们又尾追上来,就这样边走边打,来到羊羔庙宿营,蓝天林部吃过早饭又出发了。高体乾部休息到中午时分,发现周边沙漠附近有蒙古王府的骑兵在活动,部队已处被包围状态。高体乾立即组织起前卫、后卫,率队突围。突围后,敌人死缠不放,从左、中、右三面进行追击,缠着走了三十余里,体乾下令组织还击,一阵猛烈地反击后,敌人逃窜了。听到激烈交战的枪声,蓝天林派部分队伍来接应,两军又汇合到一起,且战且走。大黑山地区己正在清剿,形势严重,不适于大部队活动,于是决定分散打游击,蓝天林率部返回大黑山一带,高体乾率部进人建平南部山区。

      当高部行至到阁老营子附近时,发现日伪军正在这一带清剿,大部队集中行动是很困难的,就采取了分散的办法。部队途经罗福沟一小村庄宿营时,走漏了消息,天亮后发现满洲队和地主武装正在布置包围,高体乾立即抢占了粱东的一座高山,与敌人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黄昏后,部队撤出战斗转移到马场西部的万家营子附近,找到老同学万寿阁,向他了解了这一带敌人清剿的情况,短暂休息后又向建平南部运动。

      由于连日作战行军,已是人困马乏,战士们在马背上睡着了,信马由缰地接近了日军在建平城东筑起的简易飞机场,幸亏高体乾熟悉这里的地形,迅速转移撤出,免去了一场遭遇战。他们沿小路到建平南一小村庄休息后、又夜行军到榆树林子,在这里决定分散隐蔽,待机而动。遂将公营子一带的战士安排分散回乡,由北平来的分批返回北平。

朝阳蒙难

      一九三五年十月末,在分批送走北平来的战友们以后,高体乾也决定再次去北平寻找党组织继续进行抗日活动。

      榆树林子离高体乾的家只有二十里路,他却不能回家,他在集上卖掉心爱的战马,筹集回北平的路费,隐藏好枪支,迢望故乡,带着依依难舍的心情又踏上了回北平的路。

      通往北平的路本来是平坦的,既有公路,又有铁路,可对于高体乾来说,是一条曲折的路、坎坷的路,又是充满危险的路,他穿山沟走小路,绕到敖汉老虎山搭车去朝阳,下午三点多才到朝阳,已错过火车的时间,只好找了一家旅店先住下。高体乾走进旅店,对面的大镜子里立即走来一个蓬头垢面的陌生人,近前才发现那是自己。由于长时间地转战,头发已长,与上身穿的白洋布褂不协调,于是决定去理发修面。

      理完发后,他从怀里掏出五元钱交给理发师傅,等待找回多付的钱。理发师傅把那张票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又还给了高体乾,说他的钱不好花。高体乾不解其意,赶忙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理发师傅嘴角掠过一丝狡黯的笑意,随即便假送人情地说:“看你像个读书人,这理发钱全当送你买支毛笔用了”。心实的高体乾一番感谢之后,回到了旅店,后脚却跟着人,指着他说:“他就是花假票子的人”。不容分说,高体乾被警察套住,带往了警察所。

      在去往警察所的路上,高体乾在想,使用假票事小,要知道他是反满抗日分子,事可就大了。他机智地将衣袋里一个记载枪支弹药和人员联络方式的小本子和一枚会章,偷偷地丟在路边的草丛里。警察过问时,他以高振升为化名说去吉林找其兄高振亚谋生,警察说:不管你找谁,花假票就犯法,就要蹲监狱,你自己去打官司吧。高体乾心里明白,自己是让买马的人骗了,好马卖个假钱。

      第二天,他被转送到监狱。他给父亲写了一封信,托人寄出,说明了这次入狱的原因。

      几天后,狱中开始审理此案、高体乾唯恐暴露真像,就说去吉林没路费,卖了高粱,得到十五元假票,法官听了陈述后,说要去建平榆树林核实。

      这些吃民饭花脏钱的狱吏真把这件案子当成大事了,他们向建平县发出了调查文书,被高体乾的老同学、县政府机要文书万寿仁看见了,他即写信将案情告知了高体乾的父亲。父亲为了能给儿子免灾奔赴到倒假票李发家,求他给证明一下,胆小怕事的李发不敢承认,倒是敢作敢为的李母不忍高体乾受冤,决定给证实此事。父亲又急忙奔到朝阳,想说明情况,督促法官放人。不想,父子的口供不一致,越发引起怀疑。急切中想到给朝阳承审当文书的盟侄郑通亢,通亢热情地接待了盟叔;盟叔说家中盟侄犯了假票案,请从中帮忙,承审说要用百块钱元来疏通,才能了却此案。

      生活上并不宽裕的高家,再拿百块银元实在是难啊。为了儿子的性命和他未完成的事业,高家变卖了部分家产,又求亲靠友,总算揍够了一百块银元。又求两个甲长当保人,领着李发拿着银元,又到了朝阳。经郑通亢把银元送给了承审,收受贿赂后的承审教给一套应答办法,内外的口供总算一致了,又找了于家店当保人,高体乾才于一九三六年二月,被释放出狱。

      出狱后,为防止再次被捕,他立即离开朝阳,到高杖子姑母家住了下来。第二天,家兄把他接回家中,全家人对这次化险为夷又能团聚,真是喜出望外。两天后,他去长春,找到哥哥高赞阳,哥哥却想把他送到伪满军校去学习,弟弟坚辞不就,终于说服了哥嫂,返回北平,新的斗争又开始了。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