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9/21 22:15:47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忠肝义胆吉郑兴

2015年12月21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一个农村中年知识分子,在民族危亡的严重时刻,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历尽艰辛,百折不挠,直到献出宝贵的生命,他就是第一任中共建平县委副书记吉郑兴同志。

投笔从戎

      吉郑兴,原名吉偶,化名郑兴、抗先。一八九七年四月十八日生于河北省滦县杨柳庄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父亲吉振朝是一个纯朴憨厚的庄稼人,母亲于氏是一位勤劳的劳动妇女。吉郑兴兄弟四人,他排行第四。由于父母崇爱,尽管家境贫寒,全家人还是节衣缩食供他念了四年书,并寄希望于他改换这贫苦的门庭。郑兴深切理解父母的心意,读书刻苦认真,成绩优良;成年以后便在本庄私塾当先生。他也曾希望的反复向学生讲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但穷家门庭依旧,民族危亡却日益加深,严酷的社会现实,唤起了他投身社会斗争的信念。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一声炮响,中国人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全面抗日战争。离乡许久的秘密共产党员吉恩龙回到了杨柳庄,在黑暗中求索的吉郑兴找到了希望,他向吉恩龙探求到许许多多的新鲜知识,明白了共产党领导穷人闹革命的道理,明确了共产党人奋斗的大目标。不久,吉郑兴由吉恩龙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加入了李运昌同志领导的抗日便衣队。从此化名郑兴,投笔从戒变成了职业革命者。他头戴毡帽,身穿带大襟的粗布青褂,完全是朴实的庄稼人打扮,走村串户发动群众,同敌人的反动组织“伙会”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他宣讲抗日道理简洁明了,通俗易懂,十里八村的农民群众都愿意靠近他。他教书出身,总有个先生摸样儿,性格温和,与群众讲话和颜悦色,但他立场坚定,革命原则性强。

      一次,女儿吉淑贤给他洗衣服,发现他前胸后背青一块紫一块的,女儿问他:“身上咋这个样?”他淡淡地说:“是坏人给打的。”他的样子苦无其事,家里人却捏一把汗。事后一打听,才知道是被“伙会”的人抓去打的。郑兴于一九三八年六月参加了党领导的东抗日大暴动,以后相继担任了杨柳庄党支部书记、二区组织委员、八区中心区委书记等职务。

      一九四0年秋末,郑兴在离家八里路的鲁新庄发展党员,创建支部。十二月二十八日,郑兴找进步青年刘正舟谈话,他从封建地主对农民的剥削压迫谈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展革命斗争谈到俄国的十月革命,提出的问题,刘正舟答不上的,就多方启发;答错的,马上纠正补充。不久,刘正舟正式被接收为中国共产党员,与另两名党员正式建立了鲁新庄党支部。由于几名党员都很年轻,郑兴经常关心这个支部工作。他叮嘱刘正舟说,你们要以小辈的身份出现在乡亲们面前,发展党员一定要注意质量标准,要注意考察进步青年的入党动机、加强党的纪律教育,万不可因“一块肉坏一锅粥”。

赤子丹心

      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进入艰苦的相持阶段。四月十二日,伪治安军突然包围了十几个村子的上千名群众,他们把群众圈在一起,逼问谁是共产党员。一个地主的儿子检举了郑兴的女儿吉淑贤,并告诉敌人,她不但是共产党员、中心村的妇联主任,而且是区委书记的女儿。敌人如获至宝,妄图在淑贤身上打开缺口,破获共产党地下组织。他们残酷地折磨吉淑贤,压滚杠、灌凉水、灌辣椒水……,用尽了各种惨无人道的刑法,逼她交出吉郑兴。吉淑贤不忘党的培养,不忘父亲的教诲,咬紧牙关,不招供一字。狡猾的敌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逼迫吉淑贤在被围的人群中认母亲,妄图加害郑兴的妻子,淑贤利用敌人不熟悉本地情况的特点,巧妙地蒙骗了敌人,敌人几次把她折磨得昏死过去,还是弄不清郑兴的实际去向。

      万恶的敌人黔驴技穷,只好先把吉淑贤押起来,并扬言让郑兴来替换他的女儿。郑兴得知女儿被抓的消息,心情异常沉重,女儿是在抗战艰苦的时候,由他亲自动员来参加革命的,是区村政权建设中不可多得的妇女干部,做为区委书记,做为父亲,他坐卧不安,心急如焚,也曾想挺身而出换回女儿。但他深知,鲁莽只会带来损失,只会中了敌人的诡计,革命利益才是第一位的,他顽强地克制着自己,把对女儿的爱和对敌的恨埋入心底,更加勤奋地为党工作。不久,两个地方上的头面上物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敦促下,不得不出面担保,汉奸们迫于抗日游击队的压力,只好把吉淑贤释放了。

      郑兴有一个表妹夫,是下五岭人,在日寇强化治安中当了大乡长,郑兴和区长郝丰年去了他家,晓以利害,他依然坚持当为日本侵略者办事的乡长,郑兴就把他带出来交给了报国队,把他活埋了。郑兴大义灭亲的果断行动,狠狠地打击了汉奸走狗,威慑着日伪军,鼓舞了广大群众的抗日情绪。

      又有一次,日伪军包围了十几个村子的群众,把人们逼到一起,让人们交出共产党员,谁说不知道就马上开枪打死。郑兴当时被围在里面,他同身边的杨柳庄的地下党员商量,与其一个个被枪杀,不如一哄而起,让敌人顾东顾不了西。在党员同志的带领下,一声呐喊,人们象潮水似的往外冲,敌人惊慌失措地开枪射击,绝大多数群众都突围出去了。郑兴的大胆行动粉碎了敌人又一次罪恶的阴谋。

一九四二年八月,日本侵略军进行第五次“强化治安”,他们强迫群众去挖沟修炮楼,大造无人区。丰滦迁联合县委为了保存斗争实力,决定县委干部和县大队人员撤出危险地带,转移到敌人防御力量比较薄弱的滦河以北地区。郑兴得知要转移的消息后,马上找到区长郝丰年同志,问:“丰年,你敢不敢留下来坚持斗争?”丰年答道:“你敢我就敢”!一对生死与共的战友手拉着手向县大队总队长提出了留下来坚持斗争的要求,总队长听他们说完,高兴地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一是批准你们的要求;二是向你们致敬。”他俩还未出屋,一分区的妇联主任李秀林也要求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坚持斗争。县委马上批准他们三人组建一个党支部,由郑兴同志任支部书记,县长又给他们一些钱和粮票、鞋袜等,并叮嘱说:“你们的任务是活着。”

形势异常紧张,郑兴他们三个人告别了县委,连夜转移到老根据地一东山村。两天后,因养伤留守的县委组织部长石堂同志赶来了,他们召开了支部会,会议决定由郑兴、郝丰年两人下山了解情况,秘密走访了高家城子、孟家峪、鲁新生,夏官营子等村,与党的联系户接上了头,摸清了敌人的情况。回东山村碰头后,郑兴提议:应抓紧下山开展工作,一是加强对留守党员和干部的教育;二是要摸清保、甲长的思想动态。经过一天的汇报讨论,大家同意了郑兴的意见,石堂与秀林去红村和海村,郑兴与丰年去四区东部的良村和兰村,还规定每五天回东山村碰头儿一次。

日寇铁蹄欺压下的农民群众很快就发动起来了,他们得知县委派人坚守,心里就有了主心骨,不再那么惊慌了。敌人来问情况,大家一律说“不知道”,一律报“平安无事”,背地里却把敌人的情况报告给郑兴他们,地下党的各项工作都有了主动权,年底,县委回来了,郑兴汇报了情况,县委的工作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新的局面很快就打开了。

一九四三年春,郑兴被调到迁卢抚昌办事处五区任书记。有一次,他在大水峪开展工作,被汉奸告了密。鬼子中队长“二神”领着一个中队的鬼子包围了大水峪。鬼子把全村的人集中在一起,一个一个往外拽,拽出一个就问:你是不是八路军?回答说不是,鬼子马上开枪,一连打死了两个人,第三个拽出郑兴,鬼子问:你是不是八路?郑兴唯恐敌人继续杀害群众,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是”,鬼子军官立即伸出大拇指说:“好样的!好样的!”几百名群众得救了,郑兴却被五花大绑地带走了。

当天夜里,鬼子把郑兴带到迁西徐庄了。深夜,两个鬼子看守抱着大枪睡着了,郑兴悄悄地蹓了出来,顶着朦胧的夜色,一口气儿跑了七、八里,遇到当地百姓给他解开绑绳。母亲见到他又高兴又担忧,他却恢谐地笑着说:“得回来看看家,您不知道大水峪被围,我被绑到徐庄子,差一点儿看不到家吗?”他连夜离家,又投入了更加艰苦的斗争。

穷凶极恶的鬼子抓不到郑兴,就把郑兴家的饭锅砸碎了,水缸也给砸个大窟窿,仅有的一点儿粮食也给倒上煤油,一家老小只好隐姓埋名寄居在亲友家。郑兴每次回家,总要耐心地解释一番,他不以为然地说:“胜利以后就好了,有国才有家嘛!”

郑兴办事处果断,不徇私情。在减租减息中,有的地主想请他吃饭喝酒,他一概拒绝,并告诉来人说:“不用请,请也不去,该减多少减多少。”由于他斗争性坚决,地主都怕他,凡是郑兴布置下来的任务,没有敢打驳回的。一九四四年十月,郑兴被任命为迁卢青联合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一九四五年二月参加冀热辽区党校学习,学习中他刻苦认真,政治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都有很大提高。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共党组织动员大批干部开赴东北。郑兴恢复原名吉郑兴,与丰玉遵联合县民政科长刘佐斌一起,带上警卫员旋即出关。吉郑兴的女儿吉淑贤、吉振荣也同时随父转战东北。在平泉,热中地委领导委任吉郑兴为中共建平县委副书记,刘佐斌为建平县县长,领导命令他们火速到建平县接收敌伪政权。九月二十二曰,吉郑兴和刘佐斌一行二十几人,在本地党员崔建舟的带领下,抵达建平县县政府所在地——平庄。

日寇铁蹄蹂躏十四年的建平县,一片荒凉,匪盗蜂起,黎民百姓啼饥号寒。吉郑兴面对错综复杂的困难局面毫不气馁。接收政权后,全县按原警察署分管范围分设九个区,马上搭好县、区政权的骨架,然后开展两项重点工作。一是收编敌伪军警人员,建立人民武装县支队;二是着手选拔培训干部,不断巩固政权。

吉郑兴他们只有二十几个人,况且只有他和刘佐斌各有一只短枪,而伪警人员三百多人,又都有武器装备,迫于胜利的形势,他们接受了改编,但有些人骨子里还在观风使舵,甚至图谋不轨。为了稳住这支武装队伍,吉郑兴和刘佐斌委任原伪特务队长李荣春、警察署长李新平分别为县大队的正、副队长,命令他们离开平庄剿匪;对原有的伪旗政府的职员有选择地留用了一部分,其余的登记后放回家;伪警察大队长徐亚东、武兴汉被改编后,暗地捣鬼,司机反叛,被果断地处决了。不久,上级派来两个新兵连,马上组建了县支队。吉郑兴和刘佐斌的果断行动,稳定了局势,鼓舞了群众,为后来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另一项重点工作由吉郑兴同志亲自抓,他从当地劳苦群众、青年学生和留用的伪职员中,选拔了一百多人,分两期举办了干部培训班。吉郑兴同志以毛泽东同志的《新民主主义论》为基本教材,分专题进行讲解,从鸦片战争讲到八年抗战,从国民党的不抵抗讲到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共产党,从眼前的减租减息讲到共产主义大目标,学员们深受教育,政治思想觉悟大大提高,有三十多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些人陆续分配到各区任职,在刚刚建立的人民政权中起到了骨干作用。大家称赞吉郑兴办干训班是一个远见卓识的战略措施。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下旬,县委书记陈光带领一批关内干部来到建平,正式建立了中共建平县委员会,吉郑兴同志继续担任县委副书记。

县委建立以后,按着领导干部包片任务,吉郑兴经常在五家、西桥一带活动,他的两个儿女也随父转战在这一带。他深入农民家庭,宣传只有打倒三大敌人,穷人才能翻身;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组织农民搞减租减息。

一九四六年六月,吉郑兴到承德去开会,回来时因坐大车把腿碰伤了,在赤峰治疗了一段时间,还没痊愈就返回西桥了,他拄着双拐做群众工作,出席会议,登台讲话。

秋季,国民党军进攻赤峰,占领了西桥。区委机关和区小队转移到西山,白天,国民党军、还乡团耀武扬威,到处搜扑区、村干部;夜间,区小队战士下山袭扰敌人。吉郑兴在艰苦频繁的拉锯战中,始终没离开五家、西桥一带,他经常一个人单独行动,特别是在他腿伤没好的情况下,一瘸一拐地跋涉征战,他常对群众说:“不能相信敌人的反宣传,穷人要团结在一起跟敌人斗。”

九月下旬的一天,吉郑兴住在朝阳沟,有人报告说地主还乡团来了,他沉着地烧毁了有关文件,徒步向四间房村转移。西桥区牦牛营子村有个地痞流氓王喜贵,人称“王小鬼”,一向跟八路军作对。他向还乡团匪首张爱仲密告了吉郑兴的行踪,张爱仲带领十多个骑兵马上追赶。吉郑兴正走在沙坝台村西沟头,发现身后不远有马队追赶,便钻进路旁的高梁地,还乡团当即开枪射击,吉郑兴同志身中两弹,壮烈牺牲,时年四十九岁。

一九四七年,建平县全境解放后,当地人民修建了革命烈士纪念塔,“中共建平县委副书记吉郑兴”的名字,镌刻在烈士英名的最前面。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