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11/17 2:59:33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

详细介绍

威震敌胆牛德清

2015年12月26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少年党员

      牛德清,一九二四年三月十五日生于河北省平山县小觉区扶峪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六口之家,几亩薄地,生活十分艰难,哥哥德春为人放牛,全家求亲靠友,节衣缩食,还是供德清念完了高小。德清勤奋好学,冯永清老师很喜欢他,经常向他讲述国弱民贫,要富强,必须抗日救国的道理,冯老师的话,在牛德清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爱憎的根苗。

      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爆发了,中国进入全面抗战。牛德清离开学校回到了扶峪村,令人无法忍受的苦难现实,更加深刻地教育了牛德清,他凭着朴素的阶级感情,强烈的求知欲和积极的进取心,很快就得到扶峪村地下党支部的关怀,十四岁的牛德清也学着冯老师的样子,开始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一支四、五十人的“青年抗日救国先锋队”组织起来了。牛德清人小志大,勇敢地担负起“青抗先”队长的工作。

      一九三八年十月,牛德清刚满十五岁,村党支部书记梁凤岐就介绍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小觉区的地下党员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个,同志们称他是少年地下党员。

      入党以后,牛德清更加积极地为党工作,查户口,捉汉奸,他一马当先;送鸡毛信,埋地雷他总是挺身而出。有一次,一个自称是他姥姥家来的人,也被他扭送公安局去査证身份。他不徇私情的无畏举动,赢得了人们的信赖。一九四三年,他已经是盂平县公安员了。一次上级交给他除掉伪自卫队长的任务,他会同武工队员,化装成赶集卖粮的农民,把驳壳枪藏在箩筐的米里,混过城门的岗哨。在集市上他一边大声叫卖,一边注意观察伪自卫队的动向。快近中午,伪自卫队长吆五喝六地过来了,牛德清隐蔽在有利的角落里,伪自卫队长一接近,“呯!呯!”两枪结果了这个汉奸的狗命。任务完成了,他趁着混乱,溜进了地下交通站,在老交通的掩护下,混过敌人的盘查,很快就出城了。牛德清的果敢行动,震慑了盂平,往日里为非作歹的伪自卫队,终日提心吊胆,再也不敢随便进城了。牛德清被当成扶峪青年的优秀代表,受到了上级的表扬。

重任在肩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以后,党组织号召干部报名挺进东北,德清连家都没回,马上给妹妹德珍打个电话,报名出关了。一九四五年十月下旬,他来到建平县,县委考虑到他经过抗战的考验,立即派他到斗争复杂的朱碌科区任区长。

      朱碌科区位于建平东南部朝赤、锦承公路的交叉点,战略地位重要,斗争也异常尖锐复杂。前任区长王明远、区委委员裴秀中由于新收编的区小队叛乱而刚刚牺牲了,一时间这个区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牛德清一上任,马上和区委书记葛虹一起分析了形势:日寇投降了,但是汉奸、恶霸威风还没倒,他们在继续作恶,我们的任务是发动群众,并在斗争中培养革命积极分子,建立区村政权和区村武装,直至夺取最后胜利。

      恶霸地主伪满当官的杜惠风,占着朱碌科镇半条街,开了四个杂货铺子,抢男霸女,无恶不作。牛德清和区委同志们把他定为第一个斗争对象。他们走访、串联发动群众,很快就成立了农会。几天后,由农会出面组织起一千多人的清算复仇大军,他们来到杜惠风的果香铺门前,管家皮笑肉不笑地用点心招待区干部,牛德清愤怒地痛斥说:“管家,你放明白点,我们是来清算的,不是来吃点心的!”那个家伙的气焰顿时被打消了一半。怒不可遏的群众,历数杜惠风克扣百姓,巧取豪夺,侮辱良家女子的一系列罪行。牛德清一看火候已到,站在台阶前高声说:“大家都忙着交公粮、做军鞋、支援前线,杜惠风不交行不行?”上千群众高喊:“不行!斗争他!”在牛区长的带领下,群众打开了杜惠风的地窖,里里外外挖出五百多石粮食,除一部分用做军粮外,大部分都分给了贫苦百姓。

      接着,他们又斗争了反动地主华四,除了粮食和浮财外,还搜出二十四付马鞍子,用这些马具装备了区小队的骑兵排。

      两户大地主斗倒了,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了。不久,古山子、影壁山子、杨杖子侯家营子等地普遍展开了减租减息,先后缴出一千七百多石粮食,解决了贫困户的吃饭问题。牛区长会同区委领导又在老爷庙召开了群众代表大会,全区二十多个村的代表共一千多人参加。

      群众发动起来了,牛区长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到扩建革命武装上。他带领区小队员到民间收缴枪支。三义庙村反动地主孙杰,家里存枪,牛区长来缴,他拒不交出,当牛区长一行出村后,孙杰竟然向他们开枪射击。几天以后,牛区长又带人突然袭击了孙家大院,缴了他的枪,把孙杰立即枪毙了。果断的行动,震慑了敌人,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有了枪支武器,区小队很快由原来的四十多人发展到一百多人,连村政权的民兵手中也有了武器。

威震敌胆

      一九四六年初,国民党九十三军两个营占据了朱碌科,区机关和区小队暂时向北部转移,朱碌科就变成了双方争夺的拉锯地带。恶霸地主孙四棒子带领还乡团回到朱碌科,大搞反把倒算,丧心病狂地摧残、杀害农会干部季福臣,把翻身群众陈福、杨文锦等人捉去打个半死。八月的一天,还乡团进驻干巴井子,他们进村就翻箱倒柜抢东西,要吃的,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悄悄地把消息报告了区政府。第二天拂晓,牛德清和区小队长崔自发带领区小队配合县支队包围了这个村,捉住岗哨,审讯后立即分兵三路,向敌人猛攻。敌人被打得措手不及,十几名被当场打死,七十多人缴枪投降,匪首孙四棒子逃之夭夭,但他吓破了胆,从此一蹶不振。

      老爷庙王胡子沟一带,以乔森为首的一股土匪,打家劫舍,横行霸道。牛德清得知情报后,带领区小队在一个拂晓袭击了匪帮,擒获了匪徒,几个为首份子马上被处决。一九四六年九月初,牛德清带领区小队配合县支队参加了唐杖子战斗,为智截敌人运输队作出了贡献。人们都说牛德清当区长为民除害,是个铁汉子,敌人则对他闻风丧胆,咬牙切齿。

壮烈献身

      一九四六年九月下旬,国民党军以一个师的兵力进攻赤峰,首先占领了建平县南部的交通要道和沿线较大的村镇。区委奉县委命令马上向北转移。这时牛德清、李明光、张志义三位区长带几名通讯员,他们在三义庙遇到了一股土匪,牛德清和区小队战士董连生摆脱了敌人,撤到了偏僻的石皮沟来到了牛区长藏身的老虎洞。他们三人又一起向北走去。下午来到水泉村北山时,牛德清让李堂去探听敌人情况并要给他弄双鞋。

      李堂回到水泉村(李原住该村)反动地主曹国章家,曹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李堂叛变了。二人密谋在夜行军时刺杀牛区长。李堂回到山上故作镇静,又把牛区长领到七节梁牟家吃晚饭,并乘机把董连生的大枪顶门子换成弹壳内装小米的子弹,以防他反击。饭后,三个人趁夜色向北转移。走到水泉村北四里的一条沟时,李堂伪装脚崴了落在了后边,黑暗中他对准牛区长射出了两颗罪恶的子弹。牛区长倒下了,他把二十二岁的年轻生命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

      牛德清牺牲以后,匪徒用镐把他的头颅刨下来,挂在城门上示众,妄图以此来恫吓群众。几天以后,区小队打回朱碌科,区委书记陈孝同志找到牛德清的尸体和头颅并缝合在一起,又从反动地主华四家抬来一口棺材,将其尸体装殓,举行了追悼会,灵柩埋在朱碌科公社委员会在镇南的山岗上,修建了烈士纪念塔,将牺牲在本地的烈士尸骨都移到此安葬。牛德清烈士的墓依然矗立其中。建平县人民永远纪念这位戡乱除恶,威震敌胆的好区长。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