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7-10-24 4:25:06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钩沉

详细介绍

披荆斩棘王明远

2015年12月26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王明远(原名杨凤林)河北省遵化人,中共党员。一九四五年九月响应党中央挺进东北建设巩固的革命根据地的号召,随军于一九四五年九月到建平县,担任朱碌科区第一任区长。同年十一月,在剿除叛变武装的战斗中遭到以孙四棒子为首的地主武装的袭击,壮烈牺牲。时年三十岁。

      朱碌科区,在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后,局势相当严峻;一些伪警察、宪兵、特务勾结地主武装,摇身一变成了地方维持会的委员,他们拥有武装,仍然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大股、小股的土匪不下五、六股,他们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由于我党过去虽有锦热边远征工作队曾一度在这一带活动过,但时间不长,影响不深,一般群众对我党不了解,又加之地主造谣,所以大多数人都持观望的态度。王明远同志到任后即以一个共产党人的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快刀斩乱麻迅速地打开了局面:接收了敌伪政权,收抚改编了敌伪武装,建立了区人民政府和地方人民武装——区小队,收缴了散落民间的枪支弹药,初步安定了社会,认真宣传、执行了党的各项政策,扩大了党的影响……。虽然前后只有近百日的工作时间,朱碌科却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王明远同志接收敌伪政权后,面对动乱复杂的局面,他果断地把建立人民武装,用革命的武装消灭反革命的武装作为第一工作。在建设人民武装方面他分两步走;第一步先以收抚改编的政策,使伪满自卫队就范,然后改编维持会武装;第二步迅速建立由劳动人民子弟参加,成分纯洁的区人民武装——区小队。

      他在收抚改编自卫队时,遵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兵不血刃,没费一枪一弹使拥有三、四十人,一挺九六式机枪,四五十支长短枪的伪自卫队投入人民怀抱,使新的区政权有了自己的武装。

      伪自卫队的队长叫石建彬,人称“石大烟炮”,在日寇投降后,仍控制着自卫队,并且驻在朱碌科镇,对于他的去从确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王明远同志通过了解得知石与本街的王麻子情谊深厚,言听计从。而王麻子这个人在接收区政权时,却能接近我党和区政权。于是王明远同志走访王麻子,说之以大义、晓之以政策,王麻子深深地受到了感激,。于是由他出面和石交谈了几次,在仍保持石对这支部队的领导职务不变,保证个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条件下,石建彬率部队接受改编。王明远将这支小部队改编为区小队。队长:石建彬、下设三个排:阎生、蔺守堂、阎璞分任排长。

       在收抚改编队工作的同时,建立人民武装的工作也在顺利发展着,到十月上旬在朱碌科又招收三十多名工农子弟编为公安队,王明远和贺民同志亲自掌握这支部队。

      旗开得胜。接收了伪政权、建立了区人民武装,王明远同志又不失时机地进行收缴散落在民间的武器的工作。王明远同志带领干部深人实际调查研究,他了解到:土匪骚扰,社会动乱,是因为日寇投降后,与很大一部分枪支散落在民间有直接关系。于是他采取釜底抽薪的策略,大力收缴民间武器。在朱碌科镇有一个伪满警察署,日寇投降后,有部分警察没走,他们看到石建彬接受改编,受到共产党的信任,所以当收缴武器的布告一张贴,伪警察就自动交出手枪二十多支和警察署的大枪一百多支。

      在各村收缴武器的工作也取得很大收获,截止十一月上旬就收缴长短枪二百多支、三十多斤大烟和几千发子弹及一部分物资。

      王明远同志当机立断:把这些枪支的一部分和全部大烟土,藏在“黄五爷”后院的柴禾垛里,抽一部分枪支连同第二次招抚改编的伪讨伐队枪支装备了一个营。分为三个连:一连连长华玉成,二连连长田继良,三连连长阎生。还有自愿带马带枪参加的五、六十名骑兵。

      在完成招抚、改编、建立部队的任务之后,朱碌科镇的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人心向我,军威大振。

      王明远等同志通过深人宣传、了解调查,从新兵中物色了三十多人,安排到了区政府工作,并及时地安排了公安、民政,武装等各部门的负责人,使各守其职、各司其事、互相协助、开展工作,使区政府的工作,有秩序地开展起来。同时为了提高干部的工作水平,他送走了李文生、崔善学、国兴、崔玉峰等人到县(平庄)接受培训。

      凭着一颗耿耿丹心和只争朝夕的革命气魄,赢得了建军、建政的卓著业迹,赢得了时间,赢得人心。

      王明远同志勤奋的、细致的工作作风也为朱碌科人民传为佳话。北方冬季的气候是严寒的,凌晨时尤为剧烈,然而明远同志却在每天五、六点钟时就起床,见着起早拾粪的他热情地打招呼,有时也一边随着走一段路,问问生活,问问社会各方面的情况;遇着起早赶集的商贾也主动搭话拉嗑,问问行情,听听各地商业情况……,一天两天,日积月累他从中得到了开调査会所得不到的真实材料。他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到下营子村杨X X伪满时在朱碌科警察署做过饭,在寇投降时,从一个伪警长那里得到一支德国造的二十响匣子枪。于是明远让通讯员到下营子把杨X X叫来,说明收缴武器的意义和党的政策。然而杨某认为这支枪是奇货可居,可以卖十石小米,所以听不进王区长的劝告。于是王区长让他反省。这时朱碌科镇上一些头面人物如程三秧子、华四、蔺X X都主动找王区长提出要求,保释杨某,其中华四和程三秧子说,如果杨某真有这样的枪不交,我们俩愿意掉脑袋。看着眼前来做说客的这些人,明远同志觉得应当让他们知道共产党人的工作作风。于是他说:“灵不灵当场试验,这样吧,咱们大家和杨某一同到他的家,我要从杨某家中拿出这颗枪来。”华、程等人满有把握地说:“好!”于是明远同志带上华、程等人和通讯员到了杨某家。他和颜悦色地向杨某做了最后一次动员,杨某还是否认。这时明远同志见时机已到,就从头尾把杨某怎样得到这颗枪和埋藏的方法以及地点等,一一说出。杨某边听着脸变了颜色了,说:“对!对!我有这颗枪。”于是杨某拿起镐头刨开东屋炕稍烟囱方位下面的土坯,从里边拿出一颗崭新手枪。这时华、程等人都吓呆了,程云龙第一个跪下了,随着华四等人也跪下了,说:“王区长您砍我们的头吧,我们心服口服,八路军共产党的干部办事真是料事如神、了如指掌啊!

      王明远让他们快起来,并说:“这与诸位无关,只是杨某不信党的政策所致,希望大家协助我们党和政府办事。我们八路军办事是实事求是的,从不说虚伪的……”这些人连连点头哈腰地退下来。王明远同志又趁机向看热闹的乡邻作了收缴武器的意义和党的政策的宣传,当场又开导了杨某,让其好好生产。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说,连东邻西院的乡亲都不知道的事,人家王区长都知道,八路军干部真了不起。

      日寇投降以后,朱碌科仓库的敌伪的粮食曾经为朱碌科镇的维持会把持着,王明远接收朱碌科镇政权时同时接管了这批食粮,除留一部分作区政府、区小队人员的口粮外,余下的便以重点分给了穷苦的劳动人民,凡是朱碌科的穷人都可以到区政府开个条子领到粮食。如本街要饭的老赵,他从区政府领到粮食,全家三口人都有吃尚了。当地人民看见区政府开仓赈济,处处关心穷苦人,都说:“八路军共产党是给穷人办事的人。”因之王明远走到街上,穷苦人都愿意接近他,和他拉话,他也就相机宣传了党的政策,在穷苦人心里点燃了要求改变现实的革命之火。

      王明远同志胸有成竹,沉默寡言,在工作中高瞻远瞩,老谋深算,关心教育干部的成长。

      和他一同来朱碌科接收政权的裴秀中同志,在一次剿匪战斗中,开枪射击误中了一个卖布的人,王明远同志严厉地批评了他这种莽撞粗率行为,指出他改正的方向,又亲自带着区干部用区政府的钱给死者买了棺材,抚慰了家属,并发给了抚恤粮。他这种严格执行党的政策作风,给朱碌科镇的人民留下深记得印象。

      干部犯了错误,他不两样看待,除从思想上、工作上帮助以外,还从多方面关心和照顾。当贺民同志带着裴秀中化妆侦察回来时,王明远认真地听取他们的汇报,对取得的成绩充分给予肯定,同时热情地照顾和安排他们的生活。因此,和他在一起工作的同志都说他对待干部象自己的亲兄弟一样。一次土匪进攻朱碌科时,他率区政府人员向外撤,通讯员崔玉峰是新参加的,没有战斗经验,在跳黄家高墙时摔伤了手腕,王明远同志不顾被击中的危险,拖着他匍匐前进,安全脱险。

      王明远大刀阔斧地工作,引起了敌人的嫉恨。

      党的优秀儿子王明远同志牺牲后,朱碌科的劳苦群众非常悲痛,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掩藏了他的遗体,县支队再次解放朱碌科后,为明远建墓立碑。一九五八年人们怀着对王明远的深切怀念,把他的墓迁到山下溪水涓涓,山头青松环绕,高轩敞豁的地方,并建了纪念碑,以寄哀思。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