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请登录 注册 今天是:2017-10-24 4:26:51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文史钩沉

详细介绍

百年沧桑罗章龙<中>

2016年1月7日  来源:沧海横流  作者:胡广志     

1918年9月,罗章龙考入北京大学,学习了两年预科和四年本科。1924年毕业,后因工作需要,又往返于北大三、四年。

时蔡元培任北大校长。他倾向于革新,在用人上主张“兼容并包”,引进一些新人,在治学上提出陶冶中西。在引进新式人物上,蔡元培很有胆识,最著名者为聘用陈独秀。陈先生所主办的《新青年》杂志,在思想、学术上尤为突出,深为蔡先生赏识。他们在陈先生居住的前门西河沿一间普通旅馆晤谈之后,就礼聘陈独秀为文科学长(相当于文学院长)。陈致力于教学改革,还开设了选修课。象李大钊先生开的《唯物史观》,把马克思主义学说搬进了大学讲堂,在中国历史上是破天荒的事。《新青年》编辑部由陈独秀、李大钊、钱玄同、刘半农、胡适、鲁迅、沈尹默等轮流担任。

在中学时,罗章龙就是《新青年》的热心读者。在北大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陈独秀先生。正是在他的号召下,“五•四”前夕,罗章龙和同学们组织了一个秘密行动小组,由罗章龙、匡互生、罗汉等四位任负责人,针对北洋军阀政府在巴黎和会上腐败无能、丧权辱国,一致主张“外争国权、内惩国贼”。他们安排学生秘密查访了几个卖国贼的住宅及路线,又利用照像馆的方便条件,确认了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等人的面貌,直至五月四日这天,十几个学校的学生队伍潮水般涌向天安门,开始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

队伍行至东城猪市北边一个较大的胡同,即赵家楼附近,罗章龙等十几个同学搭人梯,从事先探明的窗子里爬进去,院子里站着一排军警,都端着刺刀。乘军警不备,同学们打开了大门,人们象潮水一般涌进院子,没有找到曹汝霖,只发现了章宗祥,大家二拥而上,把他痛打了一顿。匡互生等同学气愤地把挂画扯了下来,点火烧了。火一起,外面的军警包围进来,群众开始撤退,但三十一、二个人被军警逮捕了。为了救援被捕同学,第二天上午,北大召开了学生大会,成立了北大学生干事会,决心把斗争坚持下去。

从6月1日到3日,北京学生们的演讲、请愿斗争更为激烈,全国各地斗争也都发动起来,赴京请愿的学生,布满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是游行的队伍,到处是呐喊的声音。“六•三”那天,罗章龙和班里的同学约定到东城演讲,突然来一队军警,将全组同学捕去,关进北河沿北大三院临时监狱。当天下午,北大学生会和北京学生联合会发动了一、二万人赴新华门总统府请愿,要求北京政府总统徐世昌出来接见学生、回答问题。

“痛打章宗祥,火烧赵家楼”导致学生请愿声势之大、斗争精神之坚韧、顽强,在我国学生运动史上是空前的。北洋政府镇压学生运动的暴行,激怒了全国各界群众,罢课、罢工、罢市之举蜂拥而起,全国陷于一片混乱之中。在举国一致的强大压力下,北洋政府不得不向爱国学生让步,于6月5日下令释放被捕学生。6月10日,北洋政府下令罢免曹汝林、章宗祥、陆宗舆三个卖国贼的职务。6月28日,出席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团拒签和约。至此,伟大的“五•四”运动告一段落。

6月11日,陈独秀亲自带领北大师生上街散发《市民宣言》。那天,当他从新世界游艺场屋顶向下撒传单时,被侦探发觉了。他走到天坛就被逮捕了。陈先生被看作“过激派”的“元凶”,军阀恨他入骨,早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李大钊先生一向对陈先生十分敬重,看到陈先生落入敌手,非常着急,马上领导同学设法营救。大家首先想的办法是:把陈先生被捕的消息通告全国,借以造成强大舆论,使北洋政府有所顾忌,不敢胡作非为。果然,这个消息传出后,全国舆论一派沸腾,函电交加,要求释放陈先生。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亦大声疾呼、抨击北洋政府。李大钊先生想了各种营救办法,这对当时的警察总监吴炳湘等人产生了一些影响。北洋政府中一些人也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才于9月中旬将陈先生释放。

陈独秀出狱的消息传来,大家欣喜异常。李大钊先生尤感高兴,特写了一首诗《欢迎独秀出狱》,罗章龙特意记下了该诗原文。

(一)

你今出狱了,

我们很欢喜!

他们的强权和威力,

终究战不胜真理。

什么监狱什么死,

都不能屈服了你;

因为你拥护真理,

所以真理拥护你。

 

你今出狱了,

我们很欢喜!

相识才有几十日,

这里有了许多更易:

从前我的“只眼”忽然丧失,

我们的报便缺了光明,减了价值;

如今“只眼”的光明复启,

却不见了你和我们手创的报纸!

可是你不必感慨,不必叹息,

我们现在有了很多的化身,同时奋起;

好象花草的种子,

被风吹散在遍地。

 

你今出狱了,

我们很欢喜!

有许多好青年,

已经实行了你那句言语:

“出了研究室便入监狱,

出了监狱便入研究室。”

他们都入了监狱,

监狱便成了研究室;

你便久住在监狱里,

也不须愁着孤寂没有伴侣。

李大钊的诗表达了他和陈独秀的友谊,也反映出五四时期青年的革命风貌。陈独秀出狱后,并未停止斗争。考虑到他的安全,李大钊同罗章龙等商量,于年底都化装成商人,雇了一辆骡车,趁着晨光曦微悄悄出城,经廊坊前往天津。1920年1月,李大钊又在天津亲送陈独秀登上了开往上海的轮船,开始了新的征程。

1920年3月,李大钊与罗章龙等人在北大秘密组织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1921年11月17日公开了《北大日刊》,后经月余,会员已增至四、五十人,罗章龙继任正式成立后的第一任书记。与此同时,以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为基础,先后成立了北京大学党支部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组织,罗章龙兼任党支部书记、黄绍谷任团支部书记。北京八校也相继建立了党团支部。

北大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员经常聚集在李大钊先生的办公室里探讨一些有关理论和实践问题,自然涉及到需建立一个更为严密的政治组织。大钊常提到:“我们应该组织起来,要吸收很多人,只有这样才能做一番事业”。特别是1920年5月,共产国际代表维金斯基到北大几次座谈之后,在北大图书馆办公室正式成立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主要成员有李大钊、张国焘、罗章龙、刘仁静、缪伯英、吴汝铭、邓中夏、高君宇、范鸿劼、王仲一、宋天放、李梅羹等。当时他们已明确三点:第一,我们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第二,我们是拥护俄国十月革命的;第三,我们是要搞工人运动的。小组公推李大钊为领导人,张国焘主持组织、交际,罗章龙负责宣传,主编《工人周刊》,兼管北方工人运动,邓中夏主持学生、青年与共青团工作,刘仁静主要搞翻译工作,彼此分工又合作。

在小组的领导下,1921年3月底,罗章龙主持召开了社会主义青年团首次成立大会,制定了章程。

时少共国际大会召开,特邀青年团体派代表列席,北大选何孟雄为代表,一行十多人,在满洲里被捕。经请示北大校方,由罗章龙出面代拟电稿,将何孟雄一行要回。罗章龙赋诗赠孟雄:

闻道邻邦洚水流,

网罗冲决压神州。

少年意气峥嵘志,

万里龙江作楚囚!

中共“一大”以后,进而又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其宣言发表在1921年7月7日出版的《共产党》月刊第六号上,在北京成立了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由罗章龙负责,济南负责人王尽美;武汉林育南,湖南毛泽东;广州陈公博,总部设在上海。

同年9月,中共中央在上海新闻路三元里召开了扩大会议,陈独秀、张国焘、罗章龙、毛泽东等出席了会议。罗章龙汇报了北方工人运动的实际情况,得到了中央首肯。当时北方书记部工作范围很广,辖十二个省十六个大城市的工人运动。即顺直(河北)、山东、山西、河南、陕西、热河、察哈尔、绥远、甘肃、奉天、吉林、黑龙江和北京、天津、开封、太原、济南、青岛、西安、兰州、沈阳、长春、哈尔滨、郑州、洛阳、徐州、蚌埠、张家口等,包括全国各铁路工会。中央扩大会议结束后,罗章龙从上海回到北京,将扩大会议决议向中共北方区委报告后,即讨论具体措施,制定了北方工运工作初步方案。他们在各地组织起劳动补习学校,启发工人觉悟,进而组织罢工,改善工人生存条件,提高了工人地位。革命实践表现出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巨大威力,同时也使中国工人阶级政党名符其实地成长壮大起来。

中共北方区委艰苦卓绝的斗争。“一大”以后,在原共产主义小组的基础上,中央决定成立了北京区委,1925年改称北方区委,区委书记一直由李大钊担了,罗章龙主持组织工作。他们实行集体领导制,凡重要决策和方案,均通过会议慎重研究,详细讨论,多数表决,然后实施。先后成立了工委、农委、青运、妇运、民运等机构,建立了许多党的基层支部、团支部。他们深入基层,先后组织了陇海铁路大罢工、长辛店大罢工,开溧五矿大罢工以及二七大罢工等大小斗争百余次,他们还开展上层联络工作,同时,也注意农民武装斗争,提出了以贫雇农为主导的农民协会,进行土地改革。北方属多民族聚居地带,他们从1923年就在北京蒙藏学校发展党、团员。北方区委对军事工作也十分重视,当时在组织部下设立一个军事工作小组,由罗章龙负责。他们在冯玉祥的部队中充实党员,并在其中建立起党的第一支武装队伍——内蒙古特别民军,韩麟符、陈镜湖、白海风、郑丕烈等都在其中担任要职。

罗章龙还负责筹办北方区委党报——《工人周刊》。它旗帜鲜明地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宣传工人运动。北洋军阀政府对此深恶痛绝,屡次查禁。但《工人周刊》在险境中求生存,坚持了5年之久,先后出版了150期以上。它为工人阶级的喉舌,为工人阶级呼吁是工人阶级第一份自己的刊物。罗章龙为《工人周刊》创刊号写了发刊词,开明宗义。中国工人阶级是我国历史上新兴的阶级,他赋有改造旧政治、旧经济、旧文化的重任,是革命的力量。但在历史舞台上,他长期受统治阶级的压迫与剥削,没有政治、经济的自由,本报是广大工人阶级的喉舌,将为保卫自身的权利而说话。

《工人周刊》说到做到。1922年1月爆发了香港海员大罢工,10月的开滦五矿同盟大罢工,1923年的“二•七”大罢工,周刊都进行了翔实的报道,直接指导了伟大的工人运动。罗章龙不仅亲自指导周刊的采稿、印刷与发行。针对二•七惨案的发生,亲自编印了《京汉工人流血记》,成为我党全面指导二•七斗争最早和最翔实的历史文献,抨击了吴佩孚军阀政府的罪恶行径,总结了二•七罢工的教训,指出了进一步开展斗争的目标。他还以文虎的名字写了《年年五月一日》,痛斥了大小军阀和帝国主义者的罪恶。

《工人周刊》一方面向工人阶级进行阶级教育,宣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苏联十月革命的道路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一方面揭露反动军阀的丑恶嘴脸、帝国主义的罪恶行径。正因为如此《工人周刊》备受工人的爱戴和欢迎。如陇海路罢工胜利后,其工会致《工人周刊》社的函中称:“……同人饮水思源,知道此次罢工所以致胜,是由于各地的联络;但是联络的指导,则赖贵社的功劳,同人深感大惠,没世不忘!但是同人知识浅乏,以后应怎样进行?千祈贵社不弃,时常指导!……”由此可以看出该刊当时所起作用之大,在工人心目中威望之高。

罗章龙不仅是北方区委的主要领导之一,同时也是劳动组合北方书记部的负责人,不仅参加北方工运的策划与指导,同时曾多次直接深人到第一线实际参加工人的斗争。陇海铁路大罢工中,北方区委直接派罗章龙协助和领导罢工斗争,京汉铁路八月罢工、京绥铁路罢工、正太铁路罢工、二 •七大罢工等,罗章龙直接指导判定斗争方案,直接领导罢工斗争;山海关与唐山罢工中,罗章龙也直接参与斗争;开滦矿大罢工中,他直接组织工人开会,直接参与罢工斗争,后经北方区委讨论,罗章龙又直接向中央会议报告。抛开历史之偏见,罗章龙是中国早期工运领袖是当之无愧的。

开滦罢工胜利后,罗章龙和邓培、王尽美登山海关,曾留纪事诗四首,其一诗云:

风雪榆关道,

同君到海隅。

地掀千嶂起,

波涌片帆孤。

海岳兼形胜,

天人辟坦途。

叮咛五矿事,

喜汝建良图。

    1923年6月,罗章龙离开多年战斗和工作的北方区委,去广州参加中共第三次全国大会,并被选进中央局工作。为安全起见,代表们分批出发。罗章龙坐火车到天津,转乘海轮去上海,再坐船去广州。与罗同船的有湖北代表项德隆,到广州后,他们立刻换上了一套半长不短的唐装,一副广东人打扮。罗章龙没有固定住所,时而住在谭平山的家中,时而住在广东区委机关,有时还住在第三国际代表马林的住所。大会的地址就在陈独秀的住所——永汉路太平沙望云楼。 国共合作是中心议题之一。中共三大讨论选举产生中央委员九人: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罗章龙、蔡和森、谭平山等名列其中。又选出五人中央局,其成员为陈独秀、毛泽东、罗章龙、谭平山和蔡和森。陈独秀为委员长、毛泽东为秘书、罗章龙为会计。其后,毛泽东因事赴湘,改由罗章龙任秘书兼主持宣传部工作,有一时期,恽代英因事离职,罗章龙兼代团中央书记。当时中央决定迁往上海。

    罗章龙住在中兴路与香山路交叉地方的一个小里弄,楼上楼下大小八、九间房。三户联居,对外称是一户,户主是向警予。毛泽东、杨开慧一户,蔡和森、向警予一户,另一户便是罗章龙了。毛泽东杨开慧带两个孩子住在前厢房,杨开慧挤出时间做了大量工作;向警予住在他们隔壁负责妇委、兼做工人运动。在三户楼中,她年长,做事很有经验,中央开会里里外外由她安排。三户楼诸人,平日生活十分紧张,如草拟文件、决议,为《向导》及党报撰文,经常工作到深夜,但大家以革命为信仰,生活十分有朝气,“同心若金,攻错若石”、“团结一致、同舟共济”是大家遵守的信条。时罗章龙有诗记述三户楼:

黄埔激浪雪山倾,

淮海风云会郡城。

东楚山川多壮丽,

西方瘴疠满神京。

亡秦主力依三户,

驱虏全凭子弟兵。

谊结同心金石固,

会当一举靖夷氛。

    1923年10月成立了国民党改组委员会。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4年1月20日正式召开。罗章龙与毛泽东、王荷波三位中央局成员参加国民 执行部,协助国民党进行改组事宜,遇有特别重大的问题由孙中山与陈独秀协商解决。

    罗章龙、毛泽东二人此期间与国民党方面胡汉民、汪精卫、张搏泉、叶楚伧、于右任等打交道,执行部中左、右势力时常发生矛盾。上海四区在环龙路成立国民党党部。开会时罗章龙担任大会主席,王荷波领导组织了一个很大的纠察队,右派头子高冠吾多次捣乱都失败了。他们不服,曾在报刊上大肆攻击中共中央。国民党执行部成立后,继而成立黄埔军校,建党建军工作进展,矛盾亦渐渐酝酿、产生和发展,至 1927年更趋显著。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