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平新闻网! 进入手机网 今天是:2018/7/21 15:31:38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红山艺苑

详细介绍

古橡深山踏雪行

2016年4月27日  来源:  作者:     


初春的雨,潇潇入夜,伴着第一声炸响的春雷,第一道耀如烟花的闪电。虽不是老杜的润物细无声,但也着实让喜雨的人以心灵的慰藉。


城居春雨印记浅,乡野田间雪拥川。这一围化外境界,我该怎样恣意地流连!


远山尽在白雪掩映中,车行至一下坡转弯处停下来,水泥路面已尽是薄冰,大家一边议论着能否前行,另一边已有十来个人捧土垫道了。几分钟功夫,黄土已斑斑驳驳撒了一路。郝大哥是个具有多年开车经验的老手,驾驶着五座车顺利通过。但出于安全考虑,大队人马还是驻车步行。鲜艳的登山服,长长短短的登山杖,排成一路在茫茫的雪野中穿行。说话功夫郝大哥的车停在了一户人家门口,男主人抽着旱烟,用脚搓着路上的厚雪,不无担心地说,这时候登山能上但下来费劲!


远山尽在白雪掩映中,车行至一下坡转弯处停下来,水泥路面已尽是薄冰,大家一边议论着能否前行,另一边已有十来个人捧土垫道了。几分钟功夫,黄土已斑斑驳驳撒了一路。郝大哥是个具有多年开车经验的老手,驾驶着五座车顺利通过。但出于安全考虑,大队人马还是驻车步行。鲜艳的登山服,长长短短的登山杖,排成一路在茫茫的雪野中穿行。说话功夫郝大哥的车停在了一户人家门口,男主人抽着旱烟,用脚搓着路上的厚雪,不无担心地说,这时候登山能上但下来费劲!


但既定的登山计划就如窖藏多年的女儿红,香满四溢,难舍唇齿之香的诱惑。又如已上弦的箭,冲劲十足,总有不发不以为快的遗憾。领头的已顺着这个人指的方向进发了,这时的队伍已是三两成群,手机相机拍个不停。迎客松随处可见,长白山风光近在咫尺。欢笑声不绝于耳,山野里飘荡着不羁的回响。吵醒了山坳里习惯于沉寂的狗吠声,唤来了高空中人字队的大雁整齐回归,真佩服这人定胜天的神力,看来今天的登山势在必得!


在一岔路口,没了方向,向导也犹豫不决。但是岱王山已就在眼前。大礼不辞小让,驴友们愉快地顺一条宽道继续前行。依稀地看到了一角大庙黛青的屋脊,小村的房屋已越来越清晰了。正月未出,农家的对联分外耀眼,五颜六色的挂钱在檐头随风飘舞。几处断壁残垣,也丝毫没有破败之意,村子不大,早起的人还不多。雪路上小狗蹦跳的印迹画出了几条完美的弧线。


已到药王庙,屋后的古橡树突兀出来。循着树冠的方面,大家已簇拥到树下,又是一顿横拍竖拍,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树令人景仰,三个人合围才能搂过来的主干令人唏嘘。树上树下系着红绸,虔诚的人还在树上面布上灯带。很显然,正月十五左右这儿的夜里一定是灿烂乡野的一处景观。这棵橡树很像一位老妇搭着鲜艳的红围脖,树皮坚硬在主干上形成深深的沟壑,很像满脸的皱纹。让人感觉有一种沧桑的喜庆之感。庞大的树冠虽没有叶子,但那坚实的模样一定能演绎蓬勃的四季轮回。怪不得树下一个巨大的香炉,这棵古橡已被奉为神灵。佑护着乡野村民,让打工仔能平安求财,让求学者能金榜题名,让新婚者能早生贵子,让垂暮老人能安度晚年……这棵千年的古树呀!每一细胞都熔铸着淳朴人们的美好信仰,她如菩萨般慈眉善目地守望着这片乡土。


大约二十分钟后,大队伍继续向岱王山顶峰开拔,两位女士着装鲜艳,装备齐全,红围巾、黑墨镜,白手套,蓝山杖,紫色登山鞋走在队伍前面。不时地对各种动物脚印迹进行猜测,对周围的树挂随手拍照,与后面的人遥相呼应。山路越来越窄,各种灌木越来越密,要想前行,只能从它们牵手的枝桠间通过。山树也是有了灵性,似与游人相乐。枝上冰挂自然地从鲜艳的服装上滑过,发出唰唰的声响。足底踏雪声咯吱咯吱络绎不绝,成为一曲美妙的交响。空中喜鹊上下翻飞,似乎也受了人们激情的感染,尽情舞蹈……


路越来越难爬,海拔高度迅速提升。女士的欢笑也顿时低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气喘吁吁,速度也慢了下来。从队伍前头渐渐位移到中间,甚至到后头。


这时的登山杖派上了用场,可以试探雪的深浅,路面的实虚。走着走着全身的温度上升,渐觉额头的汗珠滚落。在松林间穿行,不时从枝杈间抖落的冰雪掉进脖颈里,凉凉的,但也很快被热汗蒸发。不禁忆起年少时打雪仗的童趣。


随着攀登的脚步,已进入第一台级。回望来时的路,视野刚刚能漫过脚下皑皑的有如结满梨花的青松。这时的第一梯队仅剩三人,歇息片刻已有七八人,继续前行。太阳已人云层中慢慢地露出来,不过还朦朦胧胧。周围的景色还在一片混沌之中。山石也陡峭起来,几乎没有路面,只能从嶙峋的山石中探出虚实再前行,速度慢了许多。这时需要四肢全动员,歪仄的小路上需要拉住树枝借力悠过,太陡的地方需要用山杖支住跃过,无树无枝的地方还需攀住石边爬过。还没到第二台级,队伍已经拉开了距离,不时地有人打了退堂鼓,队伍还有几位从安全角度考虑止步了。


过了第二级,呼喊声也少有回应了。其实最陡的是在第三级,先头队伍只剩两人。登山靠的不只是体力,还要靠勇气、靠毅力,讲究的是一气呵成!穿梭于灌木间,枝桠间的雪化得越来越多,不时地落在头上,脖颈里,脚踝边。崎岖的山路也左拐右转,正在踌躇路还有多远时,忽然山顶平台从遮天蔽日的枝缝间露出一角。足以让人兴奋不已,快速冲顶,在巅峰欢呼。用山野特有的声音邀朋引伴,不用管腔调,也不用管五音,几分钟功夫上来十余人。每个人头上都冒着热气,年轻的小伙湿透了前襟,郝大哥已满六十了,也大汗淋漓地成功登顶。大家有说有笑,尽享峰顶难得的喜悦。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留念。极力地把这美好的瞬间定格下来,以备闲适时回味。像一位资深饮者把不期而遇的好酒窖藏起来,留作遇故知时慢慢品味这种绵远醇香……


周围景色也逐渐清晰起来,安静下来凭轮廓辨识着周围的村子,登高望远指点着来去的路径。与后续队伍联系,已有一部分人返程了。枝上的冰雪纷纷融化,冲出枝蔓缝隙的道道阳光照射在的厚厚松针间发出金黄的色彩,滚落的水滴发出簌簌的声响,让静谧的山路颇具几分幽美与神秘。山下,来时的路面冰雪已化成涔涔溪水在野径中恣意地流淌,泥鞋山杖可以在溪流中冲洗。重新上车,顺着来时的路向榆镇明月酒楼进发,一顿风卷残云之后,迎着午后慵懒的暖阳在欢快的车载音乐中顺利归来。


虽是一身的汗水浸透,却是一心的纯净无尘;参悟着古木深山的馈赠,尽享着自然清新的拥有,将琐事的拖累抛得无影无踪,让快乐的心境纵横驰骋…… (建平县教育局 王明礼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

    1 2 3 4 5